《子衿悠悠待以沫》[子衿悠悠待以沫] - 第6章 初識蘇天杭

以沫到前院時便看到許多生面孔,好些沒見過的夫人太太、少爺公子,院子里滿滿當當都是人。

「這就是安家大小姐吧,這模樣兒真是俊。安家大娘子,你好福氣啊。」不知是誰家的夫人握着以沫的手,上下打量着。今兒個的以沫着實叫人驚艷,眉若柳葉、膚如凝脂、目似星辰,對襟廣袖的琉璃裙,更叫人移不開眼眸。

「馮姨娘說笑了。」安大娘子笑對來人說。

本來這種大戶人家的走動是東家亦或是正妻走動的,再不濟也是嫡子來送賀禮。可京師誰人不知蘇家老爺妾室眾多,其中這馮姨娘更是蘇老爺的心頭寶,除了妾室的名分,和蘇夫人那是平起平坐了。今日來這安家的目的,怕是為了自己所出的蘇家三公子吧。不過,這馮姨娘來了,蘇家大娘子呢?

「我道妹妹怎麼一眨眼不見了,原來是在這呢。」安大娘子心道:真是說曹操,曹操到。來人正是那蘇家大娘子姜氏。姜氏身後跟着一莫約二十的公子哥兒,褐袍短褂,十分精神。「安大娘子,可喜可賀啊。」

「蘇夫人來了。以沫,這是蘇夫人,快給蘇夫人請安。」

以沫上前,盈盈一拜。「蘇夫人安好。」

蘇家娘子虛扶以沫一下。「好孩子,快起來。」隨即轉頭對身後少年道:「杭兒,快給安大娘問安。」又回身解釋了道:「這是犬子天杭。」

「果然一表人才。」

蘇天杭上前一步,微微躬了身:「安夫人安好。」不知是不是以沫的錯覺,她總是覺得這蘇大公子往她這裡瞧,可她一抬頭,人家分明正視着母親,恭恭敬敬的問安呢。

「好孩子,不必那麼多禮數。蘇夫人,馮姨娘請便。招待的不好多擔待。」

安大娘子將將打點好這邊,又回身招呼着:「康夫人,快快去東側的亭子,戲檯子搭在那,點了你最愛的『牡丹亭』。」

「是啊,韓夫人,這是小女以沫。令愛也要及笄了吧。」

「江大娘子,快請快請。以沫,問江夫人的好。」

……

以沫發誓,今日是她有生以來最累的一日。本以為那些繁雜的儀式累人。卻不想這和這些夫人們打交道才最是累人的。這會兒,那些夫人們都去聽戲了,她這才能靠着假山偷偷喘口氣兒。

「安大小姐,不去聽戲,怎麼在這裡?」

「誰?誰在哪裡?」

「是我。」說著話,一公子哥從假山的另一邊走出。以沫確定今日是和他打過照面的,卻如何也記不起他是哪家的公子。

以沫欠了欠身子,想再一次確認面前的公子是何人,可實在想不起是哪家的,只好含糊一句。「原來是公子,以沫出來有些時辰了,我母親可能在尋我了,公子請自便。」以沫說完,也不待那公子再說什麼,便匆匆跑開了。

望着逃也似的小姑娘,蘇天杭知道她已經忘了自己的名字。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想他蘇家大公子在京師也算是紅顏無數,多少女子明裡暗裡的傾慕,要不是自己「潔身自好」,早就妻妾成群、兒女繞膝了。這個安家大小姐可好,才見了幾個時辰,就把自己忘了。蘇天航的眸中,隱隱透着一絲……興趣 !想也不想,蘇天航朝着已經跑遠的姑娘,喊道:「安姑娘,在下蘇天杭,下次別忘記了。」

哦,原來是蘇家大公子。早些時,跟在蘇夫人身後的那位。以沫不禁戳了自己腦門幾下:「這腦子可真不好使。」隨後便自顧的笑了起來,自己怎麼如此幼稚。調整了呼吸,抬腳往戲台走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