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衿悠悠待以沫》[子衿悠悠待以沫] - 第7章 不想嫁人

自那日蘇府的馮姨娘走後,來府中相看以沫就不多了。這讓方霜兒暗暗有些着急,這一日一日的,宮中快選秀了啊。

「老爺,這該如何是好?已經有三日無人上府了。」

「我正要同夫人商議此事呢。這麼多公子,以沫就沒有中意的?」

「沒有,這孩子不知為何總是對嫁人有些反感,每次提到此事推三阻四。」說起這事,安大娘子就有些發愁。

「不能由着她胡鬧,沒有那麼多時間由她精挑細選了,夫人可有合意的人選?」

「我也拿不定主意。康府的公子雖不是精幹機靈,可憨厚點也無妨,只是康老爺子早逝,康家夫人管事,當家的女人……日後怕是婆母不好相處。文家的公子雖知書達理,可是每日只知之乎者也,人情世俗一點兒也不會,日後文家二老去了,怕是難以成事。要論家世,這蘇府的大公子、三公子都來過幾回了,可蘇府人情複雜,將來沫兒免不了要日日籌謀,可這女兒家一輩子能活的順心比什麼都強。」

「嗯,夫人和我想的一樣。把沫兒嫁進哪家,都不甚安心吶。」

「誰說不是呢,當初晨兒娶妻,你我哪像如今這般思前顧後啊,沒想到這嫁女兒比娶兒媳思慮的多了。」

「夫人,再容我想想,近幾日就定了吧。進了哪家的門,也比進那門強啊。」

「老爺所言甚是。」安大娘子附和道。

自從及笄後,以沫總會跟着母親來自家鋪子巡視、查賬、點貨。這日查完了一家鋪子的賬目,以沫發現了賬目上的幾處問題。悄悄扯扯安大娘子的衣袖,伏在母親耳邊低低道:「母親,這賬上有問題。」

「哦?什麼問題?」

「上個月初七有批料子進價頗為昂貴,可這間鋪子處在城西,近處都是些面朝土地的勞苦人,用的都是粗布,不會進這個價錢的料子,而且我看了一下,鋪子里也沒有那種料子。還有這兒,記着一匹碎花麻布料子的進賬是三兩錢子,可我明明見那掌柜收了人家五錢。」

「嗯,確有蹊蹺。那沫兒覺得該如何?」

「不如……明日再來一趟?」

「好。」

臨走,以沫故意指着這賬本一處大聲喝道:「咦?這怎麼會……哎呦,母親我突然肚子疼的厲害,我們明日再來,明日再說。」

次日,以沫果真又去了城西的鋪子。進門便直接問掌柜要了賬本。粗粗翻看了幾下。果然……這次的賬目毫無破綻。以沫悠悠抬起頭,看着眼前的掌柜。能在一個夜晚改了一整本賬目,定是他了。「秦伯伯,聽說您與嬸嬸老來得子,嬸嬸就這幾日臨盆吧。」

秦掌柜聽了以沫這與賬本毫無關係的問話,長吁了口氣,心中雖覺得奇怪,可也總歸是躲過去了。心道果然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好糊弄的很。穩下心神答道:「是呀,自從我兩個兒子從了軍沒了消息以後,我們老兩口都沒法活了,上天待我們秦家不薄,又給了我們個孩子。」

「既如此,那秦伯伯就回去吧,明日不必再來。這是二十兩銀子,秦伯伯一併帶走,也算是你在安家多年沒白待。」

秦伯伯聽到此處,算是明白了。這安小姐不如看着那麼簡單。想也不想撲通跪倒在以沫面前:「小姐啊,我這樣做實在是無奈之舉,我夫人老身子懷孕,全靠補品補身子,靠葯保着胎,那大把大把的銀子我實在無處取啊,小姐看在我在安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