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衿悠悠待以沫》[子衿悠悠待以沫] - 第8章 再見蘇天杭

這日本是晴空萬里,以沫帶着府中的臘梅與秋菊瞧瞧新進的料子。不料回府的途中,下起了大雨。

「小姐,那邊有個亭子,你和秋菊先進去避避吧。我去找轎子。」臘梅指了指不遠處聽心湖旁的亭子。

「好。」

等了半晌,雨越下越大,可始終不見臘梅的身影。以沫有些着急。

「秋菊,你去找找臘梅吧,這麼久別是出了什麼事。」

秋菊看看遠處臘梅離開的方向,又看看以沫。顯得有點為難。「小姐一個人在這也是不行的。」

「我就在這等你們。你快去快回,半個時辰不管怎麼樣都回來尋我,我就在這亭子里等你。」

秋菊心知這是最好的辦法了,快速的跑進了雨中。

一個人在亭子里避雨,以沫多少是有些怕的,正在以沫不知如何的時候,亭中擠進一人。還未看清來人,那人就先開口了。

「安大小姐在此處想必也是在躲雨。」

以沫尋聲看去,便見到蘇天杭撐着一柄嶄新的油紙傘立在自己身後。以沫見是熟人,就福了福身子道:「蘇大公子。」

「呵,我該高興,你這次記得我嗎?」

以沫聽了,微微紅了臉。尷尬道:「你也來避雨?」

本以為答案沒什麼懸念,卻不想蘇天杭答道:「非也,我是看姑娘隻身一人,來找你。」

這下,以沫的臉更紅了。

「找……找我?公子找我可是有事?」

「我記得沒錯的話,安姑娘芳名以沫?」

雖不知蘇天杭是何意,但以沫還是點點頭。「嗯。」

「以沫以沫,相濡以沫。好字啊。我以後便叫你以沫姑娘吧。」

「啊?」以沫有些驚。正要說些什麼,蘇天杭朝以沫身後努努嘴。

「你家丫鬟回來了。哎,應該再拖久一些。」

以沫回頭,正是自己一直等的人,兩人身後跟着一頂轎子。待以沫回頭欲說告辭,哪裡還有人?卻見那人隻身走在雨中,只留一個背影,頭都不回,就那麼背着以沫揮揮手。「以沫姑娘,去轎子跟前也有幾步,別淋了。」

以沫這才發現,他把傘留給了自己。拿起傘,那傘柄還有餘溫呢。難道他……對我……

「小姐?小姐?」秋菊伸手在以沫眼前晃了晃,見以沫回了神,催促道:「小姐,我們快回去吧。」

「哦,好,回去。」回了神的以沫才想起臘梅去的似乎有些久了。問道:「臘梅,怎麼去了這麼久?」

「小姐,你不知道,那抬轎的人,走的忒慢,我怎麼催都不行。像是故意拖着時間似的。」臘梅說著,還瞪了瞪抬着轎子的兩人。

故意拖時間?想起剛剛蘇大公子好像說了句:應該再拖久一些。不會是……

「哎呀,知不知羞。」以沫啪的一巴掌打在自己額頭,匆匆上了嬌。

那邊,一頂轎子的轎簾半掀,探出半個身子,江子衿拿着傘,看着上了轎的女子,又縮回身子。「術五,走吧。」

這日下了幾天雨的天兒終於放晴了。雨後的空氣有着平日沒有的味道,也讓燥熱的天兒變得舒服極了。以沫搬了凳子坐在院子里,看丫頭們踢毽子。

「小姐,大少夫人叫你過去,陪着選選料子,給肚子里的孩子做小褥。」以沫認得,來傳話的是大哥哥院子的翠丫。

「嗯,正好我也好幾日沒和嫂嫂說話了。這就來。」

以沫的院子和安言晨的院子不算遠。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以沫就捧着一紙包,到了嫂嫂的院子。「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