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大人:請放手》[總裁大人:請放手] - 第1章:將死對頭看光了

  「沈黎初你至於嗎?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滿街跑,不就是失戀嗎?又不是世界末日,喝死在這裡吧,沒出息的東西。」

  「滾,你讓我喝。」

  「喝吧,喝死你算了,我才沒你這麼窩囊的朋友,等下**了有你哭的。」賀箐箐哼了一聲,踢了她一腳:「還沒死就給我站起來,滾回家去。」

  沈黎初醉眼朦朧,罷罷手:「不行,我還沒喝夠。」

  「滾,再喝我就讓你爸媽來了。」

  沈黎初一聽爸媽兩字,頓時酒意清醒了三分,撐着身體暈乎乎的站了起來,賀箐箐想去扶她,被她大手一揮推到一旁:「我還沒醉,你別管我。」

  賀箐箐火大,指着門口,命令道:「回家,立刻馬上,我讓人送你回去。」

  沈黎初嘿嘿一笑:「我去廁所,不回家。」

  「就這樣還叫沒醉?」

  沈黎初確實沒醉,她腦子裡可清醒了,現在還記得那個男人跟她說過的每一句話,尤其是分手吧,我們不合適,我明天就要結婚了,等等,她記得可清楚了,一個標點符號都沒漏掉。

  渾渾噩噩推開洗手間的門,發現裏面有幾個人在等,然而已經尿急得忍不住了,轉身就往外跑,直接上了三樓。

  上面是私人的房間,並不對外開放,因為這間酒吧是賀箐箐家的產業,她來過幾次三樓,熟門熟路,不過現在喝得有些頭暈,只想儘快解決掉生理需求。

  她推開門看也不看一眼,直奔衛生間,順利放水之後,又順便洗了個臉,勉強清醒了三分。

  「沈黎初,哭什麼哭,不就是失戀么,屁大點事,死不了。」她看着鏡子中狼狽的自己,粗魯的抹了一把眼淚,吸兩下鼻子伸手推開門。

  「啊!」

  「砰」一聲,沈黎初後背撞到門上,捂住眼睛尖叫出聲。

  「神經病,你幹什麼不穿衣服呢?變態狂,暴露狂。」

  她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面前站着一個luo男,什麼都沒穿,重點部位都給她看光了,關鍵是這個人還是她最討厭的死對頭,每次見面都被他氣得半死,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的賀子謙。

  她罵完偷偷從指縫裡睜開眼睛,可惡的暴露癖竟然無動於衷,就這麼老神在在站在她面前,展示着他那誘人的八塊腹肌跟人魚線。

  沈黎初怒火中燒:「你耳朵聾了嗎?衣服穿上會死啊?」

  賀子謙雙手環胸,唇角勾起一抹笑:「這裡是我的房間,你問也不問,門也不敲,就這麼風風火火闖進來,將我看光還在這裡罵人,這是我私密的空間,穿不穿衣服由我來決定,而你能告訴我,為什麼會闖進來我的房間嗎?」

  「我……」沈黎初語塞,打量了一圈房間的格局,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剛才喝得有點暈,根本就沒注意到這裡不是賀箐箐的房間,所以她是闖到賀子謙的地頭么?

  羊入虎口,她看着面前這個赤果的男人,靠着門框的後背一涼,天知道這個神經病小氣鬼男人,會不會將她分屍了。

  「呵呵!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