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 - 第二章:貼身秘書

  「我沒事,謝謝先生。」慕葉小聲的回答道。

  鄧可暗自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要是南宮問不攔着,自己這一巴掌恐怕就真的要打下去了。

  南宮問點了點頭,慕葉正在為計劃成功而暗暗高興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啪的一聲,回頭一看,鄧可竟然挨了一個巴掌。

  南宮問這巴掌打的慕葉的心裏一涼。

  鄧可顯然是被這一巴掌打懵了,久久沒有回過神。

  「LJK的衣服不是穿在你這樣的人身上的。」南宮問放下手,居高臨下的看着鄧可說道。

  鄧可回過神後,怒氣已經到了極限,就想不顧一切的大鬧一場,抬起頭卻看到慕葉懇求的眼神,最後只能對他們留下一句「你們等着」就匆匆離開。

  「謝謝先生,先生不必為我出頭的。」慕葉眼中含淚低頭對着南宮問說道。

  南宮問看了她一會,心裏那種熟悉的感覺愈發強烈,於是霸道的命令道:「抬起頭來!」

  慕葉聞言心中一驚,心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是又不能不抬頭,因為自己現在只是個服務員,而他是南宮問,即使不需要身份,他身上的氣場也令人臣服。

  慕葉緩緩的抬起頭,與南宮問霸道的視線相對。

  兩人目光交錯只有短短几秒鐘慕葉就移開了目光,她害怕南宮問那如刀子一樣的目光,這讓她覺得他會看穿她的偽裝。

  南宮問看了後喃喃自語的說道:「真的好像。」說著走向了自己的位置。

  慕葉猶豫着要不要跟過去的時候,南宮問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

  倆人面對面坐着,服務員為倆人上了兩杯南宮問最常喝的藍山。

  南宮問的眼光淡淡的打量着慕葉,許久之後才緩緩的開口道:「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是誰呢?」慕葉有些忐忑的問道。

  南宮問勾了勾嘴唇有些諷刺的說道:「不重要,反正死了。」

  「死了?」慕葉開口問道。

  南宮問頭也沒抬,目光鎖定在咖啡上回答道:「是的,她死了,車禍。」

  短短几個字好像要把慕葉的心揉碎了一樣,慕葉不禁在心裏冷笑一聲:自己當年是出了車禍,不過蒼天有眼,不想讓她受夠了屈辱就死去,所以她才能在這裡和南宮問面對面的交談。

  雖然慕葉心裏不屑但是臉上還是很悲傷的表情,並且用略帶傷感的語氣說道:「真的太可惜了,先生很在乎她嗎?」

  「在不在乎又有什麼關係,反正人已經離開了。」南宮問挑了挑眉毛說道。

  慕葉點了點頭:南宮問就是南宮問,自己怎麼會指望從他口中聽到在乎呢。之後的兩人便沒有再說話。

  兩人相對無言的喝完一杯咖啡之後,太陽也漸漸落山了,夕陽的光輝映襯着兩人的臉龐竟然有些美的虛幻。

  「我還有事,先走了。」南宮起身對慕葉說道。

  慕葉也禮貌起身回了話,便目送南宮問出了拐角咖啡廳。

  當慕葉回到她和鄧可的家內時,房子內寂靜的可怕。鄧可一臉怒氣的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面前的茶几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甜點,以及各類的紅酒。

  而慕葉則像做錯事情的孩子一樣,低着頭站在一邊。

  終於鄧可忍不住了,大聲喊道:「慕葉,我今天挨了人生中第一個巴掌!我從小到大雖然不能說是父母手心裏的寶,但也沒受過這樣的委屈!」

  慕葉在一旁默默的不說話,她知道今天南宮問這一巴掌是打怒鄧可了,要不是自己攔着,鄧可怕是要把咖啡店砸了。

  說到底也要感謝鄧可忍住了,如果沒有忍住,怕是初次見面的計劃就沒能這麼順利了。

  「你說吧,怎麼補償我。」鄧可一邊吃着甜點一面質問着慕葉。

  慕葉長舒了一口氣,鄧可開始吃東西了,只要再哄哄她應該就沒事了。

  慕葉討好的說道:「只要您說,小的願意做牛做馬為您效勞。」

  鄧可翻了翻白眼,鄧可這人火來的快走的也快,只要都說出來就一切都好辦了。

  看鄧可心情稍微好了一點,慕葉也準備去洗個澡,畢竟一身咖啡的味道也不好聞。

  鄧可看着慕葉的背影忽然開口道:「小葉,你為什麼今天一定要見到他?」

  慕葉的腳步停了下來,說道:「因為我想讓明天的見面印象更加深刻。」

  鄧可沒有繼續追問,雖然她不明白為什麼慕葉要這麼做,但是不會像她說的那麼簡單就是了。

  慕葉因為那個男人受過傷,現在明明可以遠離那個男人,卻還要回到那個男人身邊去,唉,女人心海底針啊!鄧可默默的想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