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 - 第六章:鬥智斗勇

  那幾個混混也是有點身手的,現在竟然一個也沒倒下的,而南宮問的鬥志好像也被激了起來,招式不再那麼懶散了,開始認真的對待這些混混。

  有一個混混趁機從打鬥中溜了出來,從而拿起了地上的酒瓶子就要向南宮問的頭上砸去。

  慕葉心裏一驚,就聽見「嘭」的一聲,緊接着就眼前一花。

  南宮問一拳打碎了酒瓶,有些碎屑劃破了他的皮膚,並不嚴重。

  一個混混趁亂拿起了桌上的鐵質簽子並對準慕葉脖子,怕是一用力就會**她的肉里。

  「呵,你們太窩囊了。」南宮問有些不屑的說道。

  拿着鐵簽的人一臉緊張的說:「我也不想這樣,你放我們走我就放了她!」

  「你憑什麼認為綁了我就可以威脅他?」慕葉的聲音有些冷。

  南宮問可以讓自己死第一次但是絕對不能讓自己死第二次!

  自己也可以擺脫這個人的控制,不過她還是不死心的想知道他究竟會怎麼回答。

  「這是我的人,為了她我自然會放了你們,不過好像是你們先來招惹我的吧。」南宮問平靜的回答道。

  原本已經低下頭的慕葉猛的把頭抬了起來,兩眼直直的看着南宮問。

  不知道什麼時候四周已經圍了很多的黑衣人,黑衣人迅速的解決了其他的混混,只剩下那個抵着慕葉的人。

  那人大聲的喊道:「讓我帶我們老大走。」

  大家聽他這麼說都四處看了看,那裡還有那人的身影,估計是早就跑了。

  其中一個黑衣人說:「他早就跑了。」

  那人手上的鐵簽忽然掉到了地上,神情有些奇怪。

  慕葉雖然沒有了鐵簽的威脅卻沒有動,用只有他們二人聽得見的聲音說道:「如果覺得被欺騙了,就去晨越吧,等有能力的時候再去找他。」

  那人用極其詫異的目光看着慕葉,表情也有些猙獰,最後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點頭。

  慕葉對南宮問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事,並且看向那個人。

  南宮問也明白她的意思,對着黑衣人首領點了點頭,讓那個人出去了。

  黑衣人看事情平息了就如潮水般褪了下去。

  南宮問拽着慕葉率先向車的方向走去,留給老劉一張二十萬的支票讓他處理後續事情。

  他們離開之後,陸續有人反應過來。

  「那個男人好眼熟啊,好像是紅世的總裁!」此言一出,大家紛紛議論起來。

  「不是說與莫家小姐訂婚了嗎?」

  「原來總裁都喜歡小白啊~」

  「堂堂總裁竟然會來大排檔,陪女朋友的吧……」

  輿論越來越離譜,老劉知道事情不好,於是將支票給了老闆就匆匆往車的方向走去。

  車裡只有南宮問和慕葉兩人。

  「你為什麼放了他?」南宮問問道。

  「那總裁為什麼不直接解決掉他而是給他們機會?」慕葉不答反而反問道。

  南宮問見慕葉已經看出了自己故意鬆懈也沒有繼續隱瞞。

  「因為你身世乾淨的嚇人。」南宮問的回答很奇怪。

  雖然南宮問的回答與問題不搭,可是慕葉卻聽明白了,他在懷疑自己。

  多疑,警覺是一個商人的特性,南宮問有這種感覺並不奇怪,只是慕葉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的問出來。

  慕葉還沒回答老劉就匆忙的上了車。

  「總裁,好像有人認出了你,輿論似乎有些大。」老劉簡明扼要的說道。

  「讓公關部壓制一下。」南宮問的語氣沒有什麼起伏,似乎並不在意輿論的走向。

  「是。」老劉恭敬的回答道。

  慕葉在考慮南宮問的問題,所以對於他們的對話並沒有聽進去多少。

  由於慕葉沒有回答南宮問的問題,所以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尷尬,誰也沒有說話,直到到了南宮問的別墅。

  慕葉從後備箱中取出自己的行李箱,乖乖的站在南宮問後面,瞬間恢復了傻白甜模式。

  南宮問走一步,慕葉就跟一步生怕自己被甩掉。

  南宮問突然轉頭說道:「你跟我這麼緊幹嘛。」

  慕葉一個因為措不及防就差點撞到了南宮問的懷裡,結果卻被行李箱絆倒,以一種極其扭曲的姿勢摔在了地上。

  「爹地你怎麼了?」一個奶里奶氣的聲音從樓上傳來。

  慕葉坐起來看着樓上的孩子忽然想起了他是誰。

  他應該就是南宮問的兒子——南宮楚,號稱書畫界的天才兒童,據說四歲就可以臨摹齊白石的蝦並且一般人分辨不出來,就算是懂行的人也需要時間來仔細推敲。

  看着眼前的這個小男孩,慕葉卻有些發矇,這個一臉壞笑看着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