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 - 第七章:董事會風波

  慕葉打開房門,就看到了南宮問陰鷙的眼神,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怎、怎麼了?這大清早的都在我門前做什麼啊?」慕葉一臉無辜的說道。

  「阿姨……」南宮楚有些猶豫的說道。

  「你做的很好,你被開除了。」南宮問在一旁冷酷的說道。

  慕葉笑了笑,明白了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只不過笑容有些嘲諷:「怎麼,總裁覺得所有人都應該臣服與你嗎?我做反抗你就要開除我,這隻能說明你沒有實力,只能一味的靠強權去壓制別人。」

  慕葉沒等南宮問回話就一臉怒氣的轉身回到自己的屋子收拾自己的東西,越想越來氣這個南宮問真的是小孩子脾氣!不講理!

  可能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每次只要碰到與南宮問的有關的事情就會變的不理智,甚至有些賭氣。

  慕葉整理好行禮後,向著大門走去,卻在半路被南宮問叫住。

  「站住!你去哪兒?」南宮問坐在沙發上冷冷的開口道。

  「我當然是回到我自己的家了,不在這裡礙着您的眼,也不妨礙您繼續實施您的暴政。」慕葉毫不示弱的回答道。

  南宮問的挑了挑眉說道:「要走可以,不過你還欠我點東西。」

  「欠你什麼東西?」慕葉有些驚訝的問道。

  自己欠南宮問東西?開什麼玩笑,他南宮問開什麼玩笑!

  「過來,簽了這個!」南宮問霸道的命令道。

  慕葉眯了眯眼,看清了文件封面的幾個大字——自願請辭書。

  慕葉坐在沙發沙發上,仔仔細細的看着每一頁的內容。

  「你看什麼,簽字就可以了。」南宮問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萬一您在文件里加了一些不光明的條件呢。」慕葉諷刺的說道。

  南宮問沒有理慕葉的諷刺,而是說道:「我說了,你欠我東西。」

  慕葉拿起了桌上的簽字筆,說道:「只要我簽了不就兩清了嗎。」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那天晚上……」南宮問冷冷的說道。

  「那天晚上怕是總裁想多了!」慕葉快速的簽了字,起身就要離開。

  慕葉走了不過兩步就聽見「嘶」的一聲。

  慕葉回頭看,驚訝的說道:「你幹什麼!」

  南宮問嘴角掛着邪魅的笑一字一字的說道:「我要得到答案!」

  慕葉的雙眸緊緊盯着南宮問俊俏的臉,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的說道:「你什麼意思?」

  南宮問把文件放在茶几上,整個人放鬆的靠在沙發上說道:「女人,如果你是想引起我的注意,那麼你成功了。」

  「南宮先生,我有人身自由權。」慕葉不帶有任何感情的說道。

  這個男人憑什麼什麼事都這麼獨裁,都這麼霸道,他以為什麼都是他的嗎?他以為所有人都要討好他,引起他的注意嗎?

  南宮問收起了嘴角的笑,起身一步一步向慕葉走去直到將慕葉逼近牆角,俯身對她說道:「如果不是這樣,我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南宮問距離慕葉不過五厘米,他的呼吸全部噴洒在慕葉的臉上,慕葉的臉突然就像被燙到了一樣,一瞬間紅了一片。

  就在慕葉失神的時候,南宮問忽然離開了慕葉,後退了大約兩步遠後嘲諷的說道:「都是這樣裝清高。」

  慕葉忽然被這句話刺醒了,臉上羞澀的紅暈瞬間消退,繼而被憤怒的情緒覆蓋。

  就在兩人僵持的時候,南宮楚奶里奶氣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爹地,我要遲到了。」

  聞言南宮問抬起手腕看了看錶,說道:「下來,你自己去公司。」

  南宮楚順着樓梯的扶手就滑了下去,牽起南宮問的手就向門外走去,在路過慕葉的時候,悄悄給她做了個「祝你好運」的表情。

  目送這父子二人離開之後,慕葉從茶几上拿起自己的包包就要離開,可是忽然想到自己的車並不在這裡,只能求助於李管家。

  李管家看着面前這個長着少女臉的姑娘,很難想像是她把那些洗衣機搬到樓梯口去的。

  李管家多次張了張嘴後才說道:「慕小姐,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家裡的車我不能隨便動啊。」

  慕葉看着面前這個老人也沒有繼續為難他,這個南宮問既然讓自己去公司,自然是不會給自己留下任何可以代步的工具的。

  「那請問,這附近有公交車站嗎?」慕葉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和。

  李管家的背上出了一層冷汗,雖然這個女孩的表面很平和,但是她語氣的怒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