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撩人無度》[總裁撩人無度] - 第10章:想回到從前

  看到我拍桌子,她慌了神,「那個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個樣子的,我只是不過就是……」

  「是什麼?」看她的樣子,莫不是傅凜給了她什麼好處?

  「好吧!我之前大學畢業的時候不是被暫扣了畢業證書嘛!本來時間到了我就可以去拿的,可是那個教授非要為難我,後來那畢業證書是傅凜幫我拿出來的。」

  「他用這個威脅你?」李南清大學畢業到現在還沒要好好的找過工作。

  她前前後後換了好幾樣工作都沒能穩定,就屬一直都在等着本畢業證書。

  沒想到,傅凜抓的還挺準的。

  李南清默認點頭,「其實我覺得傅凜不錯的,就拿現在的狀況來說,他對你總比傅僅歌要好。」

  當著我的面說傅凜的好話,李南清還真是被收買了。

  不過,換做別人的話,這個時候估計也會選擇身邊另一個男人,可是傅凜是傅僅歌的哥哥。

  這种放在古代來說,近乎**的關係,雖然我和傅僅歌只是談過,其他也沒有什麼。

  傅凜和傅僅歌,這兩兄弟常年都不見面,而且都是腹黑的男人,就怕他們之間有什矛盾想要利用我來互相報復,那我多可憐啊。

  「行了,今天先這樣吧!我實在是太累了,我想先休息了。」揉着太陽穴,被這件事情繞的是越來越暈。

  要是繼續思考下去,我估計可以報廢了。

  「對了,你家被掀了,這兩天就先住這兒吧。」

  反正傅僅歌也不會再來了,能有個人陪我,總不會無聊。

  「對了,我警告你,你不準把傅凜帶到這裡來。」

  李南清現在可是算半個傅凜的人,我和傅凜之間本來就糾纏不清,我可不希望他整天往這裡跑。

  把李南清安排好了以後,我就回了房間,倒在床上什麼也不想去想。

  這幾天,我連做夢的時候都沒有休息過,精神早就撐不住了,只希望不要再有人來打攪我。

  夜深人靜的氛圍里我依舊是半夢半醒的,睡得總是不安穩。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感覺身後靠上了什麼軟硬的東西,先是溫熱,後來越來越暖。

  側躺的身下,好像擱着什麼東西很不舒服。

  不知道什麼東西從身後抱住了我,男人呼吸的聲音從身後傳過來。那個懷抱也越來越緊。

  我一慌就開始針扎,「誰?放開我。」

  「苒苒,別鬧。是我。」傅僅歌的聲音還是那麼虛脫,他把頭靠在我的脖子上,溫熱的氣息全撒在上面。

  「苒苒,我好累,我們好好次休一下息好嗎?」

  傅僅歌輕聲請求着,感觸着他的存在,如果和以往一樣,我應該還會充滿欣喜,可是現在我只想擺脫他。

  被他抱的越緊,我的反抗也更加到底厲害。

  「傅僅歌你放開我。」用警告的語氣,我可以說是在命令他放手。

  「不放。」傅僅歌不以為然,依舊死死抱着我。

  「我們現在已經不是那種關係了,你給我放尊重點。」好不容易讓雙手掙脫了,舉着爪子就想拚命把他的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