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撩人無度》[總裁撩人無度] - 第5章:如你所願

  我搖了搖頭,裝作無所謂的模樣。

  他笑了笑,「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我和他沒有說一句話,整個車裡蔓延着尷尬的氣氛。

  可能是窗子緊閉的原因,我越發的感覺到不適。腦子越來越沉。

  身上沒有一絲力氣。

  快要下車的時候,我再也忍受不了,轉頭看向他,「僅歌,我……」

  話音未落,他的手機再次響起,陳雯雯,又是陳雯雯。

  我轉過頭,把要說的話盡數咽進肚子里。

  他掛完電話側頭看向我,「苒苒,你剛剛說什麼?」

  「沒什麼。」我看着窗外,心裏苦澀。

  到了家門口天色已經有些暗了,我下車,卻抓着車門遲遲不肯關。

  或許是今天傅僅歌的所作所為讓我產生了一些錯覺,也可能是因為我此刻頭昏腦漲,有些瘋癲。

  「傅僅歌,我很難受,你可不可以陪陪我。」

  他皺着眉看着我,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半晌之後,他開口:「苒苒,我晚點過來陪你,你等我。」

  力氣像是一下子被人抽空,我無力的點點頭,不再抱任何希望,轉身上了樓。

  等他,不會了……

  傅僅歌,你再一次拋下了我。

  回到家裡,我翻箱倒櫃的找到溫度計,量了體溫後,才確定發燒了。

  四十度,可能腦子都要燒壞了吧。

  給李南清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她讓我在家裡等着,幾分鐘之後就來。

  我安心的在家裡等着,誰知等來的不是李南清,而是傅凜。

  我有氣無力的道:「怎麼是你。」

  他皺着眉,沒有理會我,而是一個橫抱把我抱上了車。

  「我可以自己走。」

  他冷冷的掃了我一眼,沒再說話。

  再一次的和他來到醫院,被他強制安排在VIP病房,掛着點滴。

  他坐在一旁冷冰冰的看着我。

  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我終是忍不住出聲,「你很閑嗎?」

  「不閑。」

  「那怎麼我一有事你就出現?」

  他嘴角勾了勾,挑了挑眉,「我說過,要對你負責。」

  我閉上眼不再和他說話。

  論套路論口才,我都不是他的對手。何必自討苦吃。

  可他似乎沒有要放過我的意思,「這是第幾次了。」

  「什麼?」我下意識的回答。

  「幫你。」他斤斤計較的和我算着,我仔細想了想,至少有三次吧。

  他再次道:「還想不出來怎麼還嗎?」

  我沉默不語。

  「實在想不出來,把這個簽了。」他遞給我一份文件。

  我疑惑的看去,上面明晃晃的幾個大字,刺得我眼睛生疼。

  「你……」

  他點點頭,很是淡定,「相信我,這份協議對你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我複雜的看着這結婚協議,有點懷疑發燒的不是我,而是傅凜。

  「如果你和我結婚了,那傅僅歌怎麼辦,他是你親弟弟。」

  傅凜似乎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他,我有的是辦法。」

  突然之間,我覺得這人很是可怕。

  以我對傅僅歌的了解,他從來不懼怕任何人,甚至說沒有什麼事能難倒他。

  可是到了傅凜這兒,彷彿傅僅歌對他來說只是一個小麻煩而已。

  我攥着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