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親親》[總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親親] - 第2章 追殺

第2章 追殺權御也趁着這個間隙,飛身從躲着的位置沖向不遠處的一扇窗。
只聽砰」的一聲,窗戶上的玻璃碎成無數片。
而持槍的幾人也反應過來,匆匆跑向窗戶,在看見權御沉浮在海面上的身影時,毫不留情地舉起槍支朝着那個方向開了槍。
幾聲猛烈的槍鳴後,那抹身影漸漸沉落了下去,海面上也瀰漫著一片猩紅的顏色,不多時,就被海水沖淡。
領頭的男人見狀,臉色登時變得有幾分不好看,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迅速播下一串號碼。
很快,電話便接通了。
大少,事情解決了,只不過屍體……恐怕帶不回去了。」
男人說話間,語氣夾雜了幾分不安。
怎麼回事?」
電話那頭,一道慵懶的嗓音響起。
人死在了海里。」
說完,那頭傳來一聲低低的冷笑,令在場的幾人都有些不寒而慄。
剩下的事,處理好。」
是。」
掛斷了電話,幾人又滯留了一會,確認了權御沒有生還的可能,才匆匆離開。
*另一邊,那些黑衣人離開之後,蘇千寵立刻拿出權御的手機。
本要撥號,卻又猶豫了起來。
到底要不要插手這件事?
自己的身份已經被拆穿,如果權御想要追究,她……可如果不管,他只有死路一條。
算了算了!
她騙了他一次,那這次她救了他,就算兩清了。
蘇千寵找了一個借口寬慰自己,而後準備劃開權御的手機,但卻顯示要輸入密碼。
……」權御是故意的么?
蘇千寵歪着頭,嘗試着輸了幾遍,卻一直被提示密碼輸入錯誤。
密碼到底是什麼呢?
她和他的生日都試過了,都不對。
結婚紀念日的日期也不對……驀然間,蘇千寵的腦海突然划過了一個日期。
剛一輸進去,手機便叮咚一聲解開了屏幕。
蘇千寵猛的一愣。
手機的密碼是她第一次和權御見面的日子,而他現在的手機壁紙,也是她……蘇千寵鼻子一酸,那些被自己強制性遺忘的回憶也隨着這一幕紛紛涌了出來。
但她根本沒有時間去回憶當初,連忙從通訊錄中翻出了於朗的手機號碼撥過去。
她快步往停車場外跑的同時,電話也已接通。
喂,我是蘇千寵,現在立刻帶人過來廷珩宮,權御出事了!」
掛斷電話,蘇千寵四下觀察了一番,廷珩宮臨海,若是權御無路可走,應該會用命一搏。
也就是說……不再多想,蘇千寵立刻向著碼頭倉庫的方向而去。
嗒嗒噠,偌大的倉庫中空無一人,只有蘇千寵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發出的聲音在迴響。
權御?」
蘇千寵試探性的出聲,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她打開手機手電筒照明,看到倉庫內集裝箱上清晰的彈痕之時,心臟猛地一緊,緊接着把亮光向著地面照去。
沒有血跡,呼,蘇千寵這才長鬆了一口氣。
但這並不能說明權御現在就安全,抬手用手電掃一遍周圍的環境。
一扇不算太大的窗戶前,玻璃渣遍碎滿地,窗戶一角殘留着少許血跡。
蘇千寵捏緊了手機,疾步走過去,卻因一聲呼喊而頓住了腳步。
蘇小姐?」
蘇千寵轉身,見是於朗,身後還跟了一群人。
她將於朗臉上的詫異收入眼中,但眼下的情況容不得她解釋那麼多。
蓄謀已久的暗殺,對方四五個人,有槍,有少量血跡,權御應該受傷了。」
蘇千寵盡量用最簡短的話語將情況告知給於朗,於朗聽完之後眉頭緊鎖,抬手朝着身後比了一個手勢,訓練有素的保鏢便立刻分散來開。
但搜尋一夜,卻是無果。
都是廢物嗎!」
饒是脾氣溫和的於朗此刻也忍不住暴怒,幾乎將整個廷珩宮周圍都翻遍了,可仍舊找不到權御的一絲蹤影。
冷靜點!」
蘇千寵看着於朗,眉頭緊鎖成打不開的結。
現在暴怒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
終於,在破曉的時候,傳來了消息,找到權御了。
他……果然受傷了,而且傷勢不輕。
他墜海之後,強撐着一口氣游上岸,在找到安全地方躲避後,就陷入了昏迷。
醫院。
蘇千寵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那張完美的臉,此刻毫無血色,白得滲人。
身中兩槍,一槍擦着胳膊堪堪而過,另外一槍,距離心臟不過兩厘米。
人已經昏迷整整一天了還不見醒。
蘇千寵強迫自己的目光從權御的身上挪開,腦海中殘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