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親親》[總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親親] - 第5章 老婆

第5章 老婆喬宛若放下行李箱上前,明明說著責備的話,聽起來卻是滿含溫柔和關切。
沒事,小傷。」
對於喬宛若的噓寒問暖,權御只是淡淡的作了回應。
蘇千寵見權御的反應如此平淡,唇角不自覺的勾起,甚至她自己都未曾發現,心裏居然有點甜。
那就好,我已經跟公司那邊打過招呼了,暫停了國外的一切工作。」
喬宛若自顧自的說著,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遞給蘇千寵。
蘇千寵見喬宛若完全一副女主人的做派,嘴角一勾,泄出一聲低笑。
這下,喬宛若沒有辦法再無視她了。
對了,御,這位小姐是?」
喬宛若順勢坐到床邊,語氣無盡溫柔的詢問。
權御看了一眼蘇千寵,薄唇帶笑,但卻遲遲沒有回應。
喬宛若得不到權御的答案,心裏反倒暢快了。
看來,這個女人在御心中的分量也不過如此。
她勾起一個自認為很得體的笑容,朝着蘇千寵款款道:你好,我是御的……朋友,不知道你是?」
喬宛若故意在朋友兩個字上拖長語氣,讓人浮想聯翩。
哦,原來是他朋友啊。」
蘇千寵也效仿着喬宛若,在朋友兩個字上咬了重音,一雙美目中波光流轉,魅人無比。
你好,我是權御的……老婆。」
論氣人的本事,蘇千寵可謂是已經練的爐火純青。
果然,這句話一出,她如願以償的看到面前的喬宛若變了臉色。
權御結婚了?
怎麼可能,喬宛若的目光落在了權御的身上,企圖讓他能給一個解釋,但權御卻是眉眼含笑,只是靜靜的看着蘇千寵。
沒有出聲,便是默認。
老婆?」
喬宛若滿臉不可置信,她甚至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聲音中都帶上了顫抖。
她定定的望着權御,想要權御給出一個讓她能夠接受的解釋,她鐘意的男人,滿心的希冀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竟然,有老婆?
認識你這麼多年,我怎麼不知道你還偷偷在家藏了個美嬌妻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喬宛若才調整好情緒,說出了這麼一句。
似是調侃,但更多的是隱於話中的質問。
喬宛若甚至在心底默默的祈求,不要承認!
不要承認!
但有的時候,心底里想的和實際上得到的,恰恰相反。
權御薄唇輕勾,低沉的嗓音淡淡響起:她是我的妻子,蘇千寵。」
比起蘇千寵的一番話,權御的承認,這才更讓喬宛若感到絕望。
她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心口的位置傳來了一陣鈍鈍的痛楚,就好似有人拿着一把尖刀在上面極其緩慢的刻着,而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絲毫動彈不得。
過分了啊,認識你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你老婆,怎麼學着古人金屋藏嬌?」
但縱然心底里已經翻江倒海,面上還是一片風平浪靜。
不愧是混跡於娛樂圈的人,再大的風和浪都能經受的住。
看你有些眼熟……嘉恆影視的當家花旦?」
蘇千寵歪着頭思索了一會兒,終於確定了喬宛若的公司,將人和身份這才對上號。
哪有,不敢當,都是媒體亂寫的。」
喬宛若迅速將自己的狀態調整了過來,整個人顯得落落大方。
蘇千寵簡直忍不住要為喬宛若拍手叫好了,剛剛滿賦深情的關切話語被硬生生的轉了話頭,能有這樣的本事,的確適合混跡娛樂圈。
御,如果有地方需要我幫忙的話,隨時聯繫我就好。
我剛下飛機有點累,就先走了。」
喬宛若起身,本以為權御會挽留,卻只聽他冷冷嗯了一聲。
心如刀刺,她苦澀一笑,便拖着箱子快步走出病房。
喬宛若,國內首屈一指的一線女明星。
權少,很不錯嘛。」
喬宛若走後,蘇千寵便忍不住出聲揶揄。
權御聞聲,輕笑:怎麼,吃醋了?」
蘇千寵也跟着笑,只是那笑容,沒心沒肺又滿不在乎:我有必要嗎?」
老婆,你要相信你在我心中的分量。
縱使她人再好,也不及你的萬分之一。」
權御就這樣靜靜的注視着蘇千寵,眸中光亮似要將人吞噬。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擦出火花。
*碧海之憶的別墅區內。
兩千萬,打水漂了?」
權皓輕輕地搖晃着手中的高腳杯,妖冶的液體隨着手上的動作輕輕晃着,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嫵媚。
清冷的聲音緩緩響徹在這房間中,瞬間連空氣都變得壓抑。
權皓的面前站了一排人,為首的黑衣人,正是追殺權御的領頭。
權皓左手摟着美艷的女人,右手緩緩將握着的紅酒送入唇中,輕抿一口。
老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