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漫:開局被我妻由乃掏心窩子?》[綜漫:開局被我妻由乃掏心窩子?] - 第5章 沈振衣和四宮輝夜的再一次見面

沈振衣一邊看着面前的虛擬倒計時時間,一邊時不時的朝着不遠處緊閉的房間看去。

那個房間是四宮輝夜每天午休時都會去的地方。

還有不到半個小時了。

隨着這個世界變成末日喪屍世界的時間越來越近,沈振衣發現他的心情好像變得越來越平靜。

原本那種既激動又緊張且害怕的情緒,好像……

全都消失不見了。

【距離世界末日喪屍化還有十分鐘,劇情提示:在世界變成末日喪屍世界之後,宿主和四宮輝夜將會有十分鐘的時間整理思緒】

【在這十分鐘的時間裏,喪屍會逐步逐步出現在秀知院內,若宿主和四宮輝夜沒能在三小時內逃離秀知院另外找尋到安全的地方,生存下來的可能性為0】

【因為在三小時後,秀知院內會迎來一波屍潮,猶如洪水般湧入的屍潮,會在頃刻間內佔據秀知院】

【初期出現的喪屍一般較弱,只需要稍微用點心砍掉它們的頭顱,便可將其擊殺】

【溫馨提示:想要止住喪屍的行動能力,唯有攻擊其頭顱一途】

【溫馨提示:在擊殺喪屍之後,擊殺者會得到一定的提升】

【溫馨提示:…….】

沈振衣花費了四五分鐘才將系統突然提示的信息給完全消化。

只是…..

這些提示給他的感覺,怎麼這麼像在打遊戲?

距離世界末日化還有十秒鐘….

十。

九。

八。

七。

….

三。

二。

一。

零。

世界已末日喪屍化。

就在虛擬倒計時的數字歸零的那一刻,沈振衣只感覺一陣光波以秀知院為中心然後朝着東南西北各個方向延伸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抬頭看到的日光,好像蒙上了一層層血色。

【宿主和四宮輝夜的能力已激活,現處於可使用階段】

【第一隻喪屍已出現在秀知院外門…..】

【第二隻喪屍已出現在秀知院校內…..】

【第三隻喪屍已出現在秀知院教室內…..】

【第四隻喪屍……】

【第五隻喪屍…….】

看到秀知院內出現了差不多十隻喪屍之後,沈振衣這才邁開腳步朝着四宮輝夜所在的那間房衝去。

至於他為什麼要等這麼多喪屍出現在秀知院內之後才去找四宮輝夜?

理由很簡單,如果喪屍還沒有出現在秀知院內他就去找四宮輝夜的話就會顯得很突兀了。

哪怕是在事後他們真的看到了喪屍,以四宮輝夜的聰明程度,自然也是可以猜測出他是在喪屍出現在秀知院之前,便發現了喪屍的存在。

俗話說的好,細節決定成敗。

而他更是一個注重細節到了極致的男人!

很快,他便來到了四宮輝夜所在的房間,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將門打開。

……

時間倒退回十分鐘之前。

【四宮輝夜同學你好,本世界將在十分鐘後迎來終結,屆時這個世界的大部分人類都會變成喪屍,這也意味着,這個世界會變成末日喪屍世界】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因為當你看到這個提示的時候,就意味着,你是不會變成喪屍的】

【在十分鐘後,這個世界變成末日喪屍世界後,你將會獲得一個特殊能力,至於這個能力是什麼,在十分鐘後,你自然會知道】

【溫馨提示,在十一分鐘後,會有一個男生因為發現秀知院內出現喪屍這種不明生物而出現在這裡,那個男人需要你的輔助】

【記住,在這末日喪屍世界裏面,只有互相扶持,不互相猜忌才能生存下去】

正在閉目養神的四宮輝夜眼前突然出現一條又一條的藍色虛擬框框。

原本四宮輝夜在聽到第一條莫名信息時,是直接不當一回事,只以為是自己幻聽了而已。

繼續閉目養神。

可當第二條信息的聲音再次響起時,她卻是不能再將其當做是幻聽了。

所以她便睜開了雙眼,然後看到了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的藍色虛擬框框。

那些藍色框框在出現的時候,還會自動讀出裏面的信息。

五分鐘後,所有藍色框框的信息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虛擬時間倒計時。

一共是300秒,在數字的前方還有着距離世界末日喪屍化這幾個字。

四宮輝夜也曾以為是自己眼花或是別人故意對她做出的惡作劇。

然而在這三百秒的時間裏,她已經找遍了整間房間卻沒發現有誰在這房間裏面。

而這虛擬時間倒計時亦是在歸零的那一刻突然彈出一條信息【四宮輝夜同學你好,你獲得的特殊能力是:治癒能力】

【你可以治癒大多數普通疾病,治癒對象可以是自己也可以是別人。】

【溫馨提示,你的治癒能力,只可以治癒感染率低於百分之五十的對象】

【一旦感染率超過百分之五十,你的治癒能力將會失去治癒效果】

「呵呵…..」

「什麼世界末日喪屍化,不過是在開玩笑罷了….」

四宮輝夜語氣生冷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後便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繼續閉目養神起來。

似乎剛剛出現的虛擬框框提示不曾存在過一般。

要知道,她可是總資產200兆日元,旗下擁有上千家子公司四宮集團的長女–四宮輝夜。

在藝術,音樂,武藝等領域都有着出色的成績,可謂是名副其實的才女。

居然讓這樣優秀的她去輔助一個可能是第一次見面的男人?

別開玩笑了好吧。

今天是愚人節嗎?

然而就在四宮輝夜剛躺下不久,原本緊閉的大門便被一個男生粗魯的打開。

對方不僅沒有在開門之前敲門詢問,甚至還在打開門之後施施然的走進房間然後將門關上。

這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差點讓四宮輝夜認為是自己誤入了別人的房間。

「這位同學,如果你不知道什麼叫禮儀的話,我覺得你應該回幼稚園重新讀過。」

四宮輝夜看着突然闖進來的沈振衣語氣生冷的說道。

這個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