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好看的小說》[最不好看的小說] - 第5 章 遭人陷害,破道心

當南宮晴(小姐)趕來時,只見南宮羽坐在秋生對面,老老實實的聽着秋生講故事。

小玉剛想去叫他們,卻被南宮晴攔住。

南宮晴仔細端詳秋生,雖說是一和尚,但是五官卻無比精緻,搭配上一雙桃花眼,也妥妥是一個大帥哥,想到此處,不禁小臉微紅。

小玉自幼跟隨小姐,一看便知小姐心思:「小姐,不會是動心了吧。」

南宮晴羞的將頭扭向身後:「你胡說什麼?」

小玉着急道:「小姐,你千萬不能動心啊,和尚都是負心人,他們心裏只有佛啊,鬼啊,其他心裏啥都沒有。」

南宮晴也是神色一暗:「我知道。」隨即向著二人走去。

小玉望着背影,搖了搖頭:「小姐啊。」

南宮羽問道:「小和尚,你哪裡聽的這麼精彩的故事。」

「我師傅教的。」

南宮晴抿嘴一笑:「小和尚,不對,秋大師,官府召你,獎賞你呢。」

秋生,南宮羽同時:「哦?」

銅鑼開道,官兵相迎,為首一人舉着一面錦旗,上面寫着:「恭迎秋生大師,為民除害。」

兩旁街道,站滿歡迎的民眾,無數少女,在這一刻,為之傾心。

臨近官府衙門,更是有縣官相迎,初次出世的秋生,有點不知所措,心中更有一股自豪感升起。

此地的縣令姓王,家中良地百畝,更有高樓別處,喜好**。

王縣令道:「大師,裏面清。」

秋生想要離去,卻被團團包圍,簇擁着進了縣衙中。

一入待客衙門,便被奉為上賓,隨即一盞香茶端來。

縣令道:「大師,為民除害,殺了,禍害人間的胡三,當是,世間一大功德啊。」

秋生剛要言妖也有好壞之分。

軍師又接道:「胡三此人,為非作歹,亂殺無辜,大師殺之,當是,大快人心啊。」

手下一幫衙役,大小掌柜官員,豪門貴族,一茬接一茬的吹捧道。

秋生不自覺的咳嗽一聲,衙門瞬間安靜:「斬妖除魔,乃我之本分,諸位不必吹捧。」

縣令隨即接道:「大師,過謙了,不知大師,現在住哪,行哪?」

秋生答到:「我是一行僧,奉師傅之命,下山尋人。」

縣令道:「尋誰?」

秋生面色一陣鐵清:「師傅有令,不讓我為他人言語。」

「了解,了解,快來人,為大師備住宿和齋食。」

還未等秋生言語,便有一幫侍女,簇擁着秋生入了後院,秋生急的面紅耳赤,嘴裏不住的喊道:「阿彌陀佛。」

待秋生趕到住處時,一股上等膻香味傳來,屋內擺着一尊佛像,一個蒲團,茶几,床鋪皆是紅木所造。

秋生心想:原來,縣令,還是個修佛之人。

打坐一會兒,便有些乏困,秋生未多加在意,只心想,自己過度疲勞罷了,便躺到紅木大床上,沉沉睡去。

只隱約間聽到門外,有人私語:「都準備好了吧。」

「準備好了。」

「走。」

天色漸暗,秋生緩緩醒來,感到腹中飢餓,面向自己的桌前,齋食早已備好。秋生叫了幾聲,見無人應答,坐在蒲團間,誦念佛經,忍着飢餓,不肯進食,卻不知何緣故,一向深有佛緣的秋生,此刻卻久久不能入定,正在煩躁間。

看見一個妙齡女郎,推門而入,身穿白色連衣。髮絲輕散,一顰一動間,皆勾人心魄,秋生望之,久久不能移視。

女郎微微一笑,將房門關閉,便在秋生面前翩翩起舞,舞能清影,更是有一股幽香傳來,沁人心脾。

秋生髮覺自己的失態,慌忙緊閉雙眼,念道:「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