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好看的小說》[最不好看的小說] - 第 6 章 被逼上巫術山

「高僧可真淡定啊。」

王縣令手拿撫扇,帶着軍師和衙役懶散的來到大牢中。

秋生見狀:「王縣令,貧僧是冤枉的。」

縣令連連擺手:「高僧等等,你冤枉不冤枉,我說了是不算的,本官,作為一個清官,百姓的父母官,一向講究實事求是,來人,帶告狀的。」

眾衙役帶一女郎過來,只見女郎哭哭滴滴:「大人,就是他,這個人面獸心的和尚,玷污了我啊。」

秋生氣的,臉色發紅:「女施主,你這你這純心污衊貧僧。」

女郎不理會秋生,自顧自的說道:「當時,我奉縣令的命令,前去詢問高僧,齋飯吃什麼。卻不曾想,他人面獸心,見色起意,將我,摁倒在地上,當場就把我……」

縣令捂住額頭:「高僧,你看,我也無奈啊。」

秋生道:「貧僧是冤枉的。」

縣令眉頭一皺:「出家人不打謎語,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可要如實回答。」

秋生道:「好。」

「當日,你是否與此女共處一室。」

秋生眉毛一皺:「是。」

「你可否抱過她。」

「抱過,不過,並不是我本意。」

「孤男寡女,不穿衣服,抱在一起,不是行不凈之事,是幹嘛。」

秋生還要解釋。

軍師接過話茬:「高僧難道要說是這位美貌女子把你給……」

眾衙役也是附和:「就是,就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一個人。」

秋生道:「我倆並未有任何關係發生,我無需向你們解釋。」

縣令出口:「至於怎麼處置,此事是否公佈於世,大師的清白,該如何,你和這位姑娘商談罷了,這是,我對高僧,唯一能做的了,走。」

「縣令。」

秋生望着門前的女郎,怒道:「施主,為何污衊貧僧。」

女郎嬌滴滴道:「怎麼,大師,敢做不敢當。」

女郎姓林,本名林嬌,本是一農家子女,因長相美貌,便被縣令強搶過來,美名,義女。實則,經常被當做官員來往的禮物。

林嬌望着面前頗為俊朗的秋生,調戲道:「我對大師有意,大師若能娶我,祝我脫離苦海,豈不美哉。」

秋生望向蠻橫無理的林嬌,不予理會,反倒,閉眼念起佛經來。

林嬌見無反應,也是怒道:「我見過和尚,沒見過你這種榆木和尚,美女,送上門,你都不動手,虧死你。」

秋生還是不予理會,林嬌無奈道:「大師,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只要,你答應我一個請求,我便幫你澄清此事。」

秋生:「什麼請求。」

「捉妖。」

「何妖?」

「害人的妖。」

秋生心裏暗笑,我雖單純,但不痴傻,若是害人的妖,何必行此下策,今日之計,不妨先答應她,看看她們有什麼手段。

「若是害人的妖,貧僧答應你了。」

林嬌大喜:「哎。」的一聲,縣令,軍師一起從後方出來,顯然並沒有走遠,連忙為秋生鬆綁。

秋生見狀,便知他們是有求自己,道:「旁牢王二,我聽說犯了毆打之罪,我見他有心悔改,王縣令何不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王縣令此時喜形於色,哪裡還顧得什麼王二,連忙說道:「放了,放了。」

王二出牢房後,望着秋生,撲通,雙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