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好看的小說》[最不好看的小說] - 第 7章 不裝了,我攤牌了

秋生體中在這時升起陣陣金光,慈祥而又濃郁,眾蛇皆倒地,眼神微閉,隨之大步向著巫術山內前進,眾人也是緊跟着。

軍師道:「臭和尚,你慢點,這裡,沒有別人,惹我不開心了,小心,你再也出不去。」

秋生眉毛緊蹙。

一聲尖叫。只看走在最後邊的軍師,被群蛇咬傷,秋生一看,大呼不妙:「快走。」眾衙役望着滿地的青蛇,誰也不敢搭手,跟着秋生向前方跑去,留下軍師的撕裂慘叫聲。

眾衙役驚恐的看着秋生。

秋生不理眾人,自言自語道:「我果真悟不透佛法嗎?悟不透,就不悟了。」

獨自向前走去,留下一眾不知所措的衙役。

衙役們望着後方軍師的屍體,心一狠,抽出武器,:「你個臭和尚,你居然暗中做鬼,找死。」

一瞬間的交手。眾衙役口吐鮮血:「你居然,有,練氣,期,大圓滿的實力。」

秋生望着他們:「大圓滿?很強嗎?抱歉,我出生便是。」

「什麼?那你為什麼?還要受制於我們。」

秋生嘆息道:「好奇,無聊,陪你們玩玩而已。」

說完,秋生徑直走向巫術山深處,衙役們望着青蛇緩緩向他們爬來,對着秋生大喊:「你是修佛之人,怎可濫殺無辜。」

「啊。」伴隨着青蛇的撕咬。

一道聲音傳來:「下輩子,記住,光頭不一定是和尚。」

行至山腰中間,此處煙霧瀰漫,更是有許些怨靈,在秋生身旁四處轉悠。

「看來,這裡,真有密秘,也不枉我裝純至今。」

秋生,天生練氣十重,至今實力迷。金龍寺方丈的養子,並未入佛,只稱,他與佛無緣,秋生不服,處處以和尚自稱。

秋生喃喃道:「我造了殺孽,破了殺之戒,衙門處,我又動了欲,三戒已破其二,既然如此,第三戒,也破了吧,以後,就自稱三戒吧。」

隨即秋生身影一動,一頭猛虎被單手摁倒在地:「你想吃我,那我便吃了你。」

不久時,一股烤肉味傳來,秋生道:「怪不得,都說和尚苦,也怪不得老和尚不讓我入寺,看來,我果真不適合當和尚。」

秋生大口吃着虎肉,一方面,蘊養靈息,又用虎骨打造一把利劍,酒足飯飽,之後,更是美美睡了一覺,滿山的山野精怪,都只敢遠遠望着,不敢靠近。

得睡醒後,一臉悠然,宛如逛風景般游着巫術山,好不樂哉,中間也有精怪不識好歹,不過,一交手,變的鼻青臉腫的回去。

秋生渾身舒服,摸着光頭,沒了束縛,感覺無比自在。

待至行道深處時,一道刺目的金光,散發而來,秋生,定眼望去,卻是一道黑兮兮的門,散發著金光。用手輕微撫摸,瞬間將手燒傷,秋生不甘,運轉靈力,強行推動此門,只見此門,重達萬斤。秋生用盡全身力氣,才將黑門打開一道縫,卻發現,一個血紅色的物體,冷丁丁的看着秋生。

秋生一個踉蹌,黑門重重合上,上面隱隱約約一行大字:「時空之門,無力勿開。」

一行烏鴉驚飛起,秋生感覺到一個身影飛速趕來。

秋生拿起骨牙,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