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扎紙匠》[最後一個扎紙匠] - 第1章 重生

第1章 重生2005年,初秋。
今天外面下着小雨,天氣略顯寒冷。
江立微微皺眉,睡意還未完全驅散,卻被窗外呼嘯的風聲吵得很不安寧,他猛地睜眼,入目的卻是一片陌生而又熟悉的環境。
他環顧四周,自己躺在一張單人的木板床上,因為床板老舊,躺起來凹凸不平很不舒服。
這是一間一間不足十平方的住所,牆皮已經被雨水浸透,脫落大半,露出粗糙的水泥牆,上面掛着一張陳舊的結婚照,照片上自己笑容燦爛,還有一個容顏較好的女子。
就在他愣神間,房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走進來的是一個七八歲的女孩,雙眼水靈靈的,如同瓷娃娃一樣,上身穿着單薄的長衫,下身是有些偏大的牛仔褲,還有幾個布丁,此刻手裡正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水。
女孩見到他,也是略顯激動地小跑過來。
爸爸,你終於醒了,我從鄰居張阿姨家裡,接了點水你快喝一點吧。」
這一聲呼喚,在江立的腦海之中炸開,如同平地驚雷。
無數塵封的記憶被發掘,眼眶瞬間就濕潤了。
他竟然重生了!
這女孩,叫江依依,是他的孩子!
爸爸,你喝了這麼酒,頭還疼嗎?」
江依依伸出小手,摸了摸江立的腦門,因為不夠高,她只能踮起腳尖。
我……爸爸……頭不疼了,謝謝依依,我這就喝水。」
江立強忍着語氣中的哽咽,伸手接過瓷碗,一飲而盡。
稍稍冷靜了一會兒,他也漸漸理清了現在的情況,他重生了。
回到了自己二十一歲的時候。
這一年,他家裡發生了巨大的變故,原本坐着小生意的父親,中了別人的算計,被騙的傾家蕩產,最終投河自盡,而母親也因此得了抑鬱症,整日鬱鬱寡歡,沒多久也撒手人寰。
他為了幫父親還債,也變得一窮二白,最後連自己也一蹶不振,整日里不是喝得大醉,就是出沒**,嗜賭成性。
咕……」就在這時,江立突然聽到了如同打鼓般的悶響,錯愕了一下,就將視線放到了江依依的肚子上。
爸爸,依依不餓。」
還沒等他問,小丫頭卻突然回答道。
江立的心卻如同被刀刺了一下,劇痛無比,但還是強忍着怒意,問道,依依,媽媽呢?
她沒給你做飯嗎?」
媽媽……」江依依小嘴一抿,顯得有些猶豫,但看着父親嚴厲的眼神,還是開口道,媽媽昨晚沒回來……」江立的拳頭猛地一緊,但在小孩子面前還是沒有失態。
他深呼了一口氣,從床上起來。
依依你等會兒,爸爸給你做飯。」
恩。」
江依依真的很懂事,應了一聲,就乖巧地坐在床邊,也不鬧騰。
這麼一間不到十平米的房子,下了床就是廚房,所謂的廚房就是一個簡易的灶台,下面連接着煤氣罐。
他四處翻找了一通,家裡竟然連做頓飯的食材都湊不齊,他只能厚着臉皮去隔壁張阿姨家去借。
住在這條巷子里的,每一家是日子好過的,但張阿姨是個嘴狠心善的。
見江立前來,還嘟囔了半天,說他不像個父親,但臨走的時候還是塞給了他兩個雞蛋,說是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