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扎紙匠》[最後一個扎紙匠] - 第3章 發怒

第3章 發怒操你媽的!」
見到關青龍對自己的女兒動手,江立的雙眼一瞬間紅了,趁着這個空檔,右手手腕一轉,藏在其中的刀片顯露出來,猛地朝着關青龍的臉頰划去。
後者嚇了一跳,只覺得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再回過神來右臉的臉頰就出現了一道傷痕,鮮血橫流。
啊啊啊!
瘋子,你媽的,就是個瘋子。」
關青龍吃痛地嚎叫起來,捂着臉頰踉蹌着後退。
江立此刻就如同一個要噬人的餓狼,快步追了上去,一腳踹在了關青龍的腳踝處,任他體型再壯,此刻也不可能站穩,重重地砸倒在地,他欺身而上,右手兩根手指夾着剃鬚刀的刀片,抵在了關青龍的脖子處,極其用力。
刀刃緊貼着皮膚,滲入其中,滴滴鮮血流出。
饒命,饒命,好漢饒命啊。」
求生的本能,讓關青龍忍着疼痛嚎叫道。
一旁的黎敏華已經完全嚇傻了,在她的印象中,江立就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而今天卻徹底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爸爸……」江依依輕喃了一聲,幼小的年紀經歷這些,自然還有些害怕,此刻還下着微微細雨,她的頭髮都已經**。
江立一陣心疼,他現在只想趕緊結束這場鬧劇。
要是真要了關青龍的命,自己也討不了好,他要是遭了牢獄之災,依依怎麼辦。
想到這裡,江立手上的動作放緩了一些。
關青龍,你倒是言行一致,這臉說不要就不要了,不過這就想完了?」
這賤女人雖然我也嫌她臟,也玩膩了,但她掛着老子婆娘的名頭,你和她亂搞是什麼意思?」
江立手上用了點力道,嚇得關青龍又連連饒命。
後世,他混跡**,混了幾十年,能在那種地方混長久的,只有兩種人。
一種是善於耍橫鬥狠,一般人不敢惹,欠了錢也能緩口氣,還有一種就是老千,當然是沒被抓現行的老千。
不然十賭九輸,有多少錢都不夠在**玩的。
江立恰好,兩者都沾。
黎敏華聽着江立毫不留情面的譏諷,面色難看,偏偏不敢反駁,生怕等會兒又是一巴掌打來。
她銀牙微咬,這關青龍怎麼中看不中用。
你勾引別人的老婆,我也不要你命,但江湖規矩,我挑了你一隻手的手筋不過分吧?」
說著,江立手腕一轉,一隻腳踩住了關青龍的手腕,手裡的刀片旋轉,這小小一個刀片,在他手裡倒是玩的出神入化。
聞言,關青龍一下子被嚇醒了,努力掙扎了兩下,但手腕被踩住的情況下,根本無從用力,掙脫不開,連忙開口道。
小兄弟,不對不對,**,江爺爺,我錯了,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觸怒了你這尊大佛,我給你道歉,我給你賠罪,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
但關青龍可不知道江立的想法,他現在滿心懊悔,怎麼就遇到這麼個狠人,心裏已經將黎敏華這個蠢女人咒罵了無數次了。
江爺爺,我車裡有五萬塊錢,就當給您的賠罪,你饒了我,兄弟我這手要是沒了,和要了我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