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扎紙匠》[最後一個扎紙匠] - 第4章 賭場

第4章 **推開房門的一刻,刺目的日光照射進來,家裡沒鬧鐘,確定不了具體時間,但至少也應該八九點鐘了。
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一個蹲在巷口邊上的糙漢子,地上是一地的煙頭,這人二十一二的模樣,平頭,猴臉,穿着一身工裝。
他叫江軒,是江立從小認識到大的朋友,也是一個村的。
聽說自己在城裡混得不錯,就入城跟着自己混,沒成想江立家卻突遭大變,但江軒這人卻是極其講義氣。
前世,自己落魄的時候,對方就沒少照拂自己。
**,我找了個好場子,去耍兩把?」
一見到江立,江軒滿臉興奮地站起身來,笑眯眯地開口道。
好場子?」
江立知道對方所說的應該是地下**,雖然**追查賭博,查得很嚴,但在這個時代,那些藏於居民家中的小**,還是多如牛毛,難以根除的。
甚至有的**,還會專門僱人在警局門口蹲點,警方只要出動,那邊賭局的人就能用無線電收到信息,專業的很。
嘿嘿,**,別說兄弟我發財不惦記你,我最近鴻運當頭,這賺錢賺得手都麻了,所以叫你跟我一起去,發財了分你一半。」
江軒說著,從懷裡拿出一包煙,遞給江立。
嚯~利群,你小子果然闊綽了。」
江立微微一笑,捧場道。
自家人知道自家情況,江軒的賭技可是懶得很,但偏偏戒不掉爛賭的毛病,在前世他基本就是哭哈哈地干一個月,然後月初工資三天之內,上交**。
難道還真的是時來運轉?
但江立總感覺有問題。
遠嗎,不遠就陪你去看看。」
江立抬頭看了一眼天色,估摸着中午之前依依應該醒不來,便開口道。
不遠,就在小集市那邊的巷子里,賊隱蔽,白天黑夜兩班倒,二十四小時不間斷。」
江軒一下子樂了,在前面帶起路來。
果然如同江軒所說的一樣,真的不遠,兩人步行了十幾分鐘,江立跟着對方來到了一片人流擁擠的小集市,然後左拐右拐地又走了一會兒,最後江軒停在了一間店鋪門口,店鋪緊閉着卷閘門,這附近蓋着一整排的民住房,所以此地毫不起眼。
江軒伸手在鐵門上敲了兩下,三長兩短,稍等了一會兒,卷閘門就被打開了。
守門的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滿臉的絡腮鬍,長得凶神惡煞,穿着一件背心,裸露雙臂,右臂肩頭還紋着一頭黑龍。
龍哥,今天我帶朋友來玩。」
一見到對方,江軒點頭哈腰地笑了笑。
哦,是你小子,我有影響,聽說你這兩天可賺了不少錢。」
這名喚為龍哥的男子輕笑了一聲,便讓開半個身位。
小錢,都是小錢,走吧,**。」
江軒應付了兩句,就迫不及待地走進**。
**里烏煙瘴氣的,滿是二手煙和嘈雜的叫喊聲,不過這所謂的**其實就是五六張桌子,上面擺着牌九,撲克,麻將等等。
江立環顧了一圈,這**的生意還挺好,幾乎每個桌前都坐滿了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