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扎紙匠》[最後一個扎紙匠] - 第5章 金花

第5章 金花江立上來兩把,屬於試水,他心裏門清,這把賭局肯定有問題。
一來二去,他也就發現了一些貓膩。
江立不着聲色地瞥了一眼老狗,剛才幾句對方輸多贏少,但只要細心就能發現一個規律,但凡輸的局他下注都不多,但贏的局基本都是通吃。
又一句開始,這把正好輪到江立坐莊,由下家切牌後,他來發牌。
一輪牌發完,江立一反常態沒有看牌而是選擇了悶。
我今天手氣看樣子挺好,我也悶一把。」
江立笑着說道,說話的同時將桌上的三張牌疊在了一起。
看着江立的舉動,老狗的眉頭一皺,但也沒有太過在意,笑呵呵地附和道,軒子,你這朋友有脾性,那我也捨命陪君子,也悶一把,我先小下十塊。」
黑臉中年不敢悶牌,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牌型後,一臉鬱悶之色,直接選擇了棄牌。
江立的上家是那個風**人,她今天輸了不少,因為著急翻本,也上頭了,便跟着悶了十塊。
這樣一來,場上便直剩下我們三家了。
江立也可以確定,這老狗肯定是記牌了,他不敢一次性下大注,是害怕被人懷疑,演技倒是真的不錯,把江軒等人當韭菜割了這麼久,都沒被發現。
老狗每輪都選擇悶牌下注,一次十塊,上家和我自然是繼續悶跟。
幾輪下來,老狗也有點心慌了。
他清楚風**人的牌,不過是一個對七罷了,對他造成不了威脅。
但江立的牌他不清楚,江立把牌疊在了一起,他只能看出最上面的一張牌是8。
而他自己的牌是567順子,雖然花色不一樣,但已經不小了。
軒子,你也不勸勸你這位朋友,再喊下去這句賭注可就不小了,別上頭了。」
老狗裝模作樣地說道。
你別管,我大哥要是輸了,也不會賴你們的賬,我來擔保。」
江軒回了一句,看似風輕雲淡,但坐在他身旁江立能感覺出來,對方的呼吸都急促了。
我再跟十塊。」
我跟。」
江立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發虛,好似因為太緊張了,一不小心挪動了一下桌上的牌,將第二張牌露出了一個角。
老狗的雙眼一亮,江立的第二張牌原來是4,那無論如何對方都沒有順子的可能,最多也就是對八了。
想到這裡,老狗心中大定,跟牌再不猶豫。
又來了兩輪,那個風**人頂不住壓力了,選擇了看牌,發現是對七後,又嘗試地跟了兩輪,最多極其不甘心的放棄了。
對七在**之中並不算大,但畢竟江立和老狗都在悶,她心裏還是有一絲僥倖心裏的,但看完牌以後,每輪她想要跟牌,都要下注雙倍,實在太大了。
如此一來,賭桌上十塊十塊的鈔票堆積如小山,至少也有六七百塊了。
江立也裝作略顯緊張的模樣,還特意猶豫了一會兒,才下了二十。
而老狗看江立猶猶豫豫的樣子,反而是更加確定自己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