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走陰師》[最後一個走陰師] - 第2章 大黑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我從床上爬起來,感覺身體像散了架似的,沒有一點力氣。

之前聽爺爺說過,凡是被鬼上過身的人,都會大病一場,輕則發燒,重則昏迷好幾天,我這還算不錯的,起碼還能活動。

不像前段時間,村裡的二娃跑去後山偷野雞蛋,回來的時候遇見鬼打牆,全村人找了整整一晚上都沒有找到,最後還是爺爺一個人進山給帶出來的。

當時二娃人已經快不行了,最後爺爺通過走陰才救回二娃一條命,那一次,二娃在床上躺了一個星期才醒過來。

出了屋子,才發現爺爺不在家,院子里的大黑狗見我醒了,搖着粗壯的尾巴,一個勁的在我身上嗅來嗅去,我知道大黑不是普通的狗,三年前,爺爺進山放羊,在一棵老槐樹下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它。

我給它起了個好記且通俗的名字,「大黑。」

爺爺說過,這隻黑狗不簡單,當時撿到它的時候瘦的還不到半斤,骨頭連着皮,再加上不知道在老槐樹下待了多少天都沒死,養大後肯定也是個硬茬子。

去年秦老六家的婆娘上山採藥,不小心踩空了掉了下來,死的那叫一個慘,這件事情驚動了整個村子,畢竟村民也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

有村民說:「老六家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們也是很難過,但是秦家村祖上傳下來的規矩不能破,對於橫死的人,必須馬上下葬。」

說這句話的人叫秦夕雲,是村裡年紀最大的老人,聽說已經一百零二歲了,村裡人對他都比較尊敬,他說的話基本上沒有人會反駁。

可是秦老六一直擋在他婆娘屍體的前面,不讓別人碰,哭着說到:「村長,雲老爺子,我婆娘走的太突然了,孩子還在縣城上學,怎麼也得讓他回來見他娘最後一面吧!我求你們了。」

最後,秦老六一下子就跪在了村長跟雲老爺子的面前,弄得大夥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

我擠在人群里看着,突然,我看到蓋着屍體的布動了一下,這一幕嚇得我大聲叫了起來。

我伸着胳膊指着前面,結結巴巴的說:動動動…動了,那蓋着的布自己動了。

「小孩子胡說什麼呢?」

旁邊突然伸過來一隻手,把我的頭撥在一邊,很快擠了進來。

是大壯的父親,秦百生,他一邊嘴裏嘟囔着我胡說八道,一邊大聲說:「你們不要爭了,我建議還是去喊秦煙袋過來瞧瞧吧!」

他口中的「秦煙袋」自然是我的爺爺。

對於他這個建議,人群里沒有人反對,畢竟爺爺這個人,在村民的眼裡很不一般,甚至有些「邪乎」。

我相信,在九幾年的時候,每個村裡差不多應該都有一位類似於爺爺這種的「明眼」,普通點的可以掌管村裡的白事,厲害點的,可以堪輿,走陰。

村長雖然跟爺爺之前鬧過不愉快,可是在這件事情上他也不敢含糊,於是,便讓旁邊的人去家裡喊爺爺過來。

爺爺來了之後,只瞧了一眼,便說:「不要再等了,準備棺材下葬吧!」

爺爺既然已經這樣說了,秦老六也沒有再堅持,於是就聯繫棺材店的人送棺材,原以為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

可是,棺材下葬的時候卻出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