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走陰師》[最後一個走陰師] - 第4章 城裡來人

經過昨晚的一頓折騰,我一覺睡到上午十點多,醒來之後發現爺爺不知道又去哪了,家裡的羊也不放了。

我來到院子里,隨便弄了點吃的放進了羊圈裡,這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在「砰砰」的不停拍門,嘴裏喊着「秦煙袋,快開門,開門吶!」

我打開門,發現是大壯的父親秦百生,沒等我開口詢問,秦百生就迫不及待的問我爺爺在不在家?

我一臉懵逼的說沒有。

「秦叔,你找我爺爺幹啥?」

這時候我才發現秦叔身後跟着許多人,全都是陌生的面孔,看那群人的穿着跟電視上的保鏢打扮一模一樣。

尤其是那頭髮,梳的明晃晃的,爺爺曾指着電視上的這種髮型給我說過,這種就是漢奸頭,翻譯官都這樣梳。

頓時我的心裏就不爽了,怎麼來這麼一群人,是來找我爺爺要錢的嗎?還是來找事的?我心裏胡思亂想着就準備關門。

秦叔卻用力把我家大門給全都打開了,對我說:「小風,這些人專門是從城裡過來找你爺爺看事的,你爺爺到底在不在家?」

一聽說是「看事」的我就明白了,這麼多年找爺爺「看事」的也不少,但基本上都是十里八鄉的村民,最遠也就是鎮上的,還是第一次見到有城裡人過來找爺爺的。

「爺爺不在家,我也不知道去哪了,」我實話實說道。

秦叔身後突然走出一個人來,是那群人裏面的其中一個,花白的頭髮,臉頰消瘦,但一雙眼睛卻是炯炯有神,雖然面帶微笑,但是說不上慈祥,給人一種不討喜的感覺。

「這位是秦先生的孫子吧!你好,我姓陳,你可以叫我陳伯,我來是找你爺爺有事,你給你爺爺打個電話,看看他什麼時候回來?」

我心想:你誰呀?非親非故的我幹嘛叫你啊!長着一副不討喜的臉,再說了,我爺爺沒手機打個毛線。

不過嘴上卻說:那你們等着,我去給我爺爺打電話,說完轉身就進了屋子裏面。翻出了爺爺放羊時候撿到的破手機,看牌子上面寫的是諾基亞,但是已經壞了。

我拿着這部破手機走了出來,對着門口站着的那位陳伯說到:「我爺爺的手機壞了,沒有帶,你們可以給我一部手機,我去找我爺爺,找了我給你們打電話。」

陳伯一聽二話沒說,一招手,站着的幾人中就有一個人遞過來一部手機,還是彩屏的,我見過大壯拿過他父親的手機炫耀過,就是這種的,我心裏不由得一陣激動,我做夢都想要一部彩屏手機,可以玩五子棋,還可以拍照。

村長這時候聽到風聲也着急忙慌的趕了過來,大老遠都聽到了他的嗓門:「我是村長,你們有什麼事?」

親叔帶着陳伯過去跟村長打了招呼,說清了原委,村長便領着這群人去了他家,走之前還讓我趕緊去找爺爺,找到了給他們打電話。

我記下號碼便跑了出去,我知道爺爺去了哪裡。

一般像這種羊都不放的情況,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煙絲抽完了,肯定是去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