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走陰師》[最後一個走陰師] - 第5章 陳家

一路無話,爺爺自顧自的在后座上打開車窗抽着煙,不知道在想什麼,我不敢掏出手機玩,我怕爺爺想起來讓我把手機還給對方。

大家看到這裡可能不太理解,認為我是一個愛佔便宜的小子,其實不然。

在我們村裡,小孩子是沒有手機的,尤其是這種最新款彩屏的,對我的吸引力是何其之大。

多年後我才知道,今天的小九九在爺爺眼裡其實是那麼的幼稚。

車子約莫行駛了五六個小時,其實從上高速高速我就已經睡著了,等我睜開眼的時候車子剛好行駛進了一棟莊園裏面。

黑色的柵欄大門,約有六七米寬,門口有保安亭,車子進門的時候過了兩次安檢,然後緩緩行駛到一棟白色的建築門前停了下來。

陳伯從前面副駕駛下來後親自給爺爺打開了車門,從這一點就能看出來他對爺爺的尊敬,我跟在爺爺後面走了進去,前腳剛邁出,爺爺忽然停了下來,我不禁納悶爺爺怎麼不走了,沒等我問出聲,就聽見爺爺說:「今天除了我們爺倆,還請了別人沒有?」

旁邊的陳伯一聽爺爺問出這個,連忙說道:「秦先生,今天請您過來之前,家主請了大昭寺的大師們來過。」

爺爺聽了後沒有說什麼,繼續往房子里走去,今天的天氣有些陰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自打進了這棟房子里後我就感覺到一陣陣的冷意襲來,現在可是六月,沒有道理啊!我心裏小聲的嘀咕。

房子一共有三層,陳伯帶着爺爺和我上了二樓,二樓共有六個房間,左邊最裏面的房間里站滿了人,聽到動靜後全都望向了我們,其中一位老者迎了上來,觀其年紀跟爺爺相仿,滿頭銀髮,眼圈發黑,顯然是沒休息好的樣子。

「家主,這位是秦先生和他的孫子」,陳伯搶先介紹到。

這位家主老爺子對陳伯點了下頭,「秦先生,您可來了,客氣的話我就不講了,還請先給孫女瞧瞧眼,已經睡了五天了還沒醒,哎!」家主老爺子說話的語氣透露着一股悲傷與焦急,但望着爺爺的眼神里滿是期望,爺爺也沒搭話,徑直走向了躺在床上的小女孩。

我也跟着看去,發現躺着的女孩跟我年紀差不多,模樣俊俏,但是眼睛緊閉,嘴唇發紫,臉色白的嚇人,要不是略微起伏的胸膛證明她還活着,我還以為這是具屍體。

從眼睛看到的信息判斷,我都能看出來她肯定是碰到了髒東西,說不定那髒東西現在已經藏在她身體裏面了。

只見爺爺大拇指翻開小女孩的眼睛,然後手掌朝下覆蓋在小女孩的頭部,過了有一分鐘,爺爺嘴裏緩緩吐出了兩個字:「筆仙!」

「轟」的一聲,屋子裡的人全都炸鍋了,你一句我一句的議論了起來。

「筆仙」這兩個字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有部分人相信,但大部分人都嗤之以鼻,認為那隻不過是人傳人的玩笑而已,而恰恰是這種「玩笑」,讓相信的一小部分人躍躍欲試,親身去體驗這種傳說中的東西,而悲劇往往就是這樣發生的。

「安靜!」

一聲嚴肅且充滿怒意的聲音響起,是家主老爺子喊出來的,屋裡的議論聲戛然而止,我的心裏也是有一些害怕。

因為我很早之前聽爺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