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走陰師》[最後一個走陰師] - 第6章 筆仙

「換個屁,這是給身體裏面的東西吸的。」爺爺指着躺在床上的女孩說。

我撇了下嘴,實在不理解爺爺這樣做的用意何在,顯然,爺爺也沒打算告訴我,我知道門外有很多人站着,但是卻聽不到任何的動靜,彷彿整個房間與外界隔絕了一般,這應該也是爺爺的手筆。

爺爺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孩,眼睛微眯,我站在爺爺旁邊大氣也不敢喘,生怕打擾到爺爺。

「是你自己出來?還是我把你請出來?」爺爺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自己出來,就將桌上的香煙抽完,算是對你的禮,若是我將你請出來,你連鬼都做不成,那就只能對你用兵了!」

俗話說:「人死變鬼,鬼死變屁!」

如果鬼被殺死,那將是什麼都不存在了,真正的永絕於天地間。

爺爺曾告誡過我,遇到這種飄蕩在世間不肯入輪迴的遊魂,只要它不主動害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它們生前也是可憐人,除非是有未了的心愿,不然不會主動留在陽間,每日還得躲避「陽罰」之苦。

何為「陽罰?」

其實就是白天的太陽,萬物籠罩在陽光之下,鬼魂也不例外,觸之必死!

但萬物相生相剋,絕境中總會留有一線生機,鬼魂可以躲避在茂密的叢林之中或者陰暗潮濕的無人之處,一般鬼魂是不會主動害人,當然,不排除一些厲鬼,像眼前這種。

突然,桌上的香煙自動點着,煙頭忽明忽暗,真的像是有人在抽一樣,但是下一刻,還剩三分之二的煙屁股像是被人彈出去一般,掉落在了三米開外。

本來我的心隨着香煙的燃燒已經慢慢放鬆了,沒想會來這麼一出,看來這具身體裏面傢伙不領情啊!我的心也跟着提了起來。

「敬酒不吃吃罰酒!」

爺爺一聲大喝,右手夾符,口中飛速念到:「五星鎮彩,光照玄冥。千神萬聖, 護我真靈。巨天猛獸,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滅形,所在之處,萬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是驅鬼咒!

符紙飛起,在女孩的額頭上方處無風自燃,一團火光憑空出現,猶如一盞燈懸浮空中,映照出女孩十分蒼白的臉,不到一秒鐘,原本俊俏的臉變得十分扭曲,伴隨着「呵呵」的笑聲猛然睜開了眼睛。

爺爺見狀一步向前,手掐法訣,中指與小拇指點在女孩的額頭,隨即往後一扯,一道虛影從女孩的身體裏面飛了出來,沒等我看清,爺爺就將其封印在一道符中。

整個過程也就不到一分鐘,動作乾淨利落,我看的呆住了,以前爺爺給別人看事的時候,都是邊抽着煙邊給看事的主家吩咐該怎麼做,該注意什麼,很少有這麼大動干戈的時候。我也沒有想到爺爺還有這麼麻利的一面,簡直不輸給年輕的小夥子。

「爺爺,怎麼樣了?」

「你不是看到了么?去開燈,開門讓外面的人進來。」爺爺沒好氣的說道。

「啪!」的一聲,屋裡瞬間變得亮堂起來,我隨手打開了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