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走陰師》[最後一個走陰師] - 第8章 棘手

爺爺親自抱起地上的女孩放在了床上,讓我在旁邊好好看着,隨即爺爺打開門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爺爺和外面的人談了什麼,足足過了有半個小時爺爺才進來,手裡拿着一件女孩穿的小背心,我不禁納悶,爺爺這是要做什麼?

沒等我開口,爺爺將我叫到跟前,對我說:「娃子,今天的事情有些棘手了,這個女娃的天魂被身體里的冥鬼扯出來後不知道飄去了哪裡,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務必趕在天亮之前將女娃的天魂找回來。」

爺爺說的天魂是人的三魂七魄裏面的一種,三魂分別指天魂、地魂、人魂,古稱胎光、爽靈、幽情,也有人稱之為主魂、覺魂、生魂。天魂也就是胎光,是人體內最主要的,是主神。古代中醫來判斷一個人是否死亡,就是根據胎光丟了,胎光丟了的人,則命不久矣。

我看看時間,現在快九點了,離天亮也就八個小時左右,這等於宣告女孩的生命還剩下八個小時,這也太殘忍了。

我焦急的問爺爺現在該怎麼做?

「叫魂!」

爺爺回復兩個字。

叫魂我知道,意思就是喊魂,讓離體的魂魄找到回來的路,但是非親近之人不能做,因為魂魄離開人體後會變得渾渾噩噩,只有使她聽到期盼的聲音才會循着聲音歸來。

至於為什麼要用到貼身的衣物,是因為衣服被人穿着,沾上了肌膚香澤,有着「肉體」和「氣息」的雙重聯繫,魂魄也會被它吸引,依着熟悉的味道或者形狀回到本體中。

招魂是一件比較危險的事情,上一次村裡的大壯遇到鬼打牆,魂魄離體而出時間長了,竟然遊離到了地府,那次的招魂細節爺爺沒有說,但是我知道大壯的老媽嗓子都喊啞了都沒有喊回來,要不是爺爺通過「走陰」將其帶回,那大壯就算是真正嗝屁了。

爺爺讓我準備一隻白色的瓷碗,碗裏面倒入了半碗清水,接着從口袋裡拿出一包羊皮卷,將羊皮卷攤開裏面是一根根長短不一的銀針,我知道這是爺爺的珍藏之一,記得兩年前在隔壁村裡給人看事的時候用過,用法跟針灸相似,但扎的不是穴位,具體是哪裡我也不是很懂!只見爺爺從裏面抽出來一根長約五厘米的白色銀針放進了碗中,最後爺爺將女孩的身體調轉了方向,變成了頭朝着床前,腳挨着床背。

「娃子,你找一個凳子過來,放在這個女娃的頭部正前方約一尺處。」爺爺頭也不抬的吩咐我道。

我照做搬來了一隻化妝凳,放在了女孩的床頭前,只見爺爺將放有銀針的一碗水輕輕的放在了凳子上,然後推門走了出去,然後家主老爺子就隨着爺爺一起進來了,爺爺沒有將門關嚴,而是留了一條縫隙。

爺爺將女孩的貼身衣服給家住老爺子,非常嚴肅的說:「你拿着衣服等會看我手勢,我比劃可以了,你就喊三聲女娃的名字,要喊全名,不能喊乳名,語氣要輕緩平穩,不能很大聲,記住了不?」

家主老爺爺連連點頭,我在旁邊看着大氣都不敢喘,生怕破壞了現場的緊張氣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