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武修士樹燁與最強魔導師白衣》[最強武修士樹燁與最強魔導師白衣] - 第2章 異於常人的白衣

走到高台的那人,正是天耀學院的一位大魔導師,特洛馬依,原以為他會像普費斯特院長一樣,滿臉皺紋,一下巴的鬍子,但是並沒有。

特洛馬依看上去,可是一個帥氣的小伙,不過你要這麼認為,那你就大錯特錯了,眼前的這位大魔導師,起碼也得有五百歲以上了。

特洛馬依大魔導師,是天耀學院里,資歷最老的那一批,精通防禦魔法,冰魔法和治癒魔法。

特洛馬依露出一副微笑,看着廣場上等待測試的學生們,眼中滿是期待,他期待着,能夠出現一些學員,帶領天耀學院重新回到巔峰,只不過,他已經期待四百年了,依舊沒有看到那一天。

他的身上,白色的霧氣環繞,這是自身魔力凝聚為實質的體現,白色的霧氣瀰漫,四處逸散開,整個廣場上的溫度驟降,讓緊張的人們,漸漸的平和下來。

冰系治癒魔法·冰晶迷霧,能夠穩定心神,降低火氣。

「好了,測試馬上就要開始了,請各位家長退出測試廣場的範圍,請所有來參加測試的魔法前學院的學生們,立刻到廣場集合,否則等測試開始後,不管你有什麼原因,一律視為放棄。」

特洛馬依的聲音,很輕柔,相比於魔武學院的那種爆炸發言與雷曦學院的嚴厲,天耀學院是最為柔和的了,所以這也讓天耀學院測試廣場上的人,遠遠超過其他學院,即便是那些打算報名其他學院的,也會悄悄地跑過來這裡進行測試。

窸窸窣窣的移動聲音響起,所有的人都在安安靜靜的挪動着自己的位置,老父親告別子女,為他們加油,母親塞給子女一些食物,慢慢的退出廣場,他們之中,有一部分的家長是參加過測試的,所以他們很懂規矩,即便沒有參加過測試的家長們,也會自覺的遵守紀律,因為魔法師,對他們來說,就像是黨一樣,他們擁護他們,他們守護他們。

樹燁看着白衣,他發現自從特洛馬依大魔導師出場後,白衣便一直盯着特洛馬依看,不知道為什麼,他有點不爽。

樹燁:「白衣,你可不要被特洛馬依導師的外表騙了,他可是個活了五百歲的老頭……吾……」

樹燁感覺到自己的腦袋上,有兩個冰點,就像是有兩個冰塊放在腦袋上一樣,他連忙閉上了嘴,然後迅速的瞟了高台上一眼,雖然等他看過去的時候,特洛馬依導師並沒有什麼異樣,但樹燁知道,在剛才,特洛馬依導師肯定是看他了。

「切……」

樹燁不屑的撇撇嘴。

「裝什麼嫩啊……這糟老頭子,又沒有我帥……」

看着特洛馬依發獃的白衣,突然動了起來,她行雲流水的將筆記扔到背後的書包里,然後拿出紙和另一本更小一點的筆記,開始在上面瘋狂的繪畫描述。

樹燁好奇的伸着腦袋,看看她在幹什麼,只見一開始,白衣在書上瘋狂的亂畫,畫出了一副鬼畫符,然後照着鬼畫符又進行下一次繪畫,就這樣進行了三次轉變,一個有模有樣的魔法術式圖便出現在她的本子上。

白衣微微思索,然後在這個術式圖下面備註上:魔導師白霧冷卻安心魔法。

「額……白衣,你這魔導師白霧冷卻安心魔法是什麼玩意,你取名字也取個好聽點的啊……等等……」

有些遲鈍的樹燁,才反應過來,這太特么離譜了!

「白衣……你這魔法術式圖是剛才特洛馬依導師使用的那個?!」

樹燁滿臉震驚,像是看一個怪物一樣的看着白衣,要知道他記背魔法前學院裏面的那些基礎魔法術式圖就已經是絞盡腦汁了,沒想到眼前的這人更離譜,直接看着別人釋放了一次魔法,就把魔法術式圖推演出來了?WC。

果然我還是更適合魔武學院啊,樹燁心裏想着。

咚。

樹燁的腦袋被一根土黃色的拐杖,悄悄地敲了一下,這熟悉的質感,這熟悉的力道,是他,普費斯特院長。

一個半透明的老頭出現在樹燁的身邊,拿着一根拐杖恨鐵不成鋼的敲着樹燁的腦袋。

「臭小子,說了多少遍,讓你不要想什麼魔武學院,加入天耀學院才能夠挖掘你真正的潛力!」

滿頭白髮,長長的鬍子和頭髮都差不多融為一體的普費斯特訓斥樹燁道,現在的這種情況,是他的一個高階靈魂魔法,可以把別人的靈魂拉入靈魂空間中,外面的時間相當於靜止。

「你~干~嘛~普爺爺……我就隨便一想,您至於直接用靈魂魔法來打我嗎……」

樹燁摸着腦袋,好像普費斯特打的他很疼一樣,委屈巴巴的說道。

「你小子,別給我犯賤,我又不是專門來看你的,打你只是順帶。」

普費斯特轉移目光,看向白衣。

靠妖,樹燁心裏嘀咕道,什麼叫打我只是順帶。

「不錯的娃子,就是身上的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