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武修士樹燁與最強魔導師白衣》[最強武修士樹燁與最強魔導師白衣] - 第5章 恐怖的真相

司馬禁龍與葉天行兩人,就像是老友相逢一樣,坐在桌子上,一同把酒言歡。

「嗝……哎呦,司馬老哥你這酒得勁,我從來沒有喝過這麼……嗝……帶勁的酒……」

醉醺醺的兩人,開始了稱兄道弟,即便兩人相差的歲數過百,也不妨礙他倆之間的感情,因為所有的修鍊世界裏,都有那麼一個真理,達者為尊,不論資歷和年齡,我們只看實力。

司馬禁龍搖晃着酒杯,臉色紅潤,比起之前的死人白,現在則多了許多的生氣。

「葉天老弟,我跟你說,我這可是釀了幾百年的好酒,就這麼一壇,就算是普費斯特那老鬼來了,我都沒捨得給他喝……嗝……這裏面泡着的都是一些百年,甚至是千年的藥材……」

司馬禁龍拍了拍自己的腰,然後朝着葉天行豎起來大拇指說道:「大補!」

「哈哈哈……那我可得多喝幾杯……」

看着司馬禁龍的動作,葉天行會心一笑,他自然是明白了司馬禁龍的意思,隨後便把杯子里美酒一飲而盡。

「呼……痛快!」

葉天行將杯子砸在桌面,司馬禁龍用魔法操控着酒罈,又給葉天行滿上。

「說起這個,我就想起我前些年,去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在那裡我救了一個漂亮的女人,她叫我老公,叫的可親熱了,這給我激動的,還以為我就要結束我這百年的童子身了,誰成想,送她回到他們村落後,我才發現,那女人的孩子都有我攬天錨那麼高了。」

「我就納悶了,她都結婚了,為什麼還要叫我老公,後來了解了一下我才知道,他們那裡的老公的這個發音表示的是恩人這個意思,麻了呀……兄弟……」

葉天行鬱悶的說道。

「哈哈哈哈……」

司馬禁龍發出一陣笑聲。

「也就是說你是個百年老處男咯?哈哈哈……」

司馬禁龍將酒杯放在桌面上,笑的雙手捧腹。

「去你媽的,那你呢?司馬老哥,你談過了?」

葉天行問道,只見司馬禁龍的笑聲戛然而止,葉天行看他的表現就知道,這傢伙,恐怕一直在單身,隨後便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哎呦喂,李奶奶的,你還好意思說我,我想想看,你是從魔影之戰就活到現在,魔影之戰的時候,你就是個聖階魔法師,一般的魔法師修鍊到聖階需要五六百年,就算是天才魔法師普費斯特,也用了三百年,這麼算下來,也就是說你特么單身了幾乎一千年啊靠!哈哈哈哈哈哈……」

砰砰。

葉天行拍着桌子,肆無忌憚的笑着。

「胡說八道!想當年我在學院裏面,追我的人都可以從阿爾特亞大陸排到精靈之森,要不是我忙着修鍊,早就搞不知道多少個妹子了,後面又遇上魔影之戰,唉……」

說起單身這件事,司馬禁龍看上去,比談起魔影之戰還要難過。

「對了,司馬老哥,我想去墜魔坑中心看看,聽說天影的軀體就在那裡,我還沒有見過魔人族呢,聽說他們長的特別寒磣……」

葉天行放下酒杯,視線與司馬禁龍碰撞在一起,這一刻,兩人的酒……醒了,原本歡快的氣氛瞬間凝重了起來。

「哈哈……」

兩人相視一笑,恢復了醉樣,司馬禁龍醉意熏熏的說道:「那有什麼好看的,就只剩下一個破空殼了……我都好久沒去看過了,說不定早就消散了……」

「可我還是想看一眼……」

司馬禁龍抬起酒杯,但葉天行遲遲沒有動手,與他碰杯。

「那行吧,我就帶你去看看,就一破坑,沒什麼好看的……」

司馬禁龍收起笑容,拿起拐杖往地面一戳,一個黑色的魔法術式圖出現,然後空間移動,兩人便從懸崖上,來到了墜魔坑中心。

猶如一座火山口,巨大的坑洞中,天影那殘破不堪軀體,靜靜的躺在**,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紫晶石和土塊的組合物,紫色魔力從天影身上流出,匯聚成一條條小溪,流向四方。

「諾,這就是天影,有啥好看的,就跟個鐵疙瘩一樣,現在還被打殘了,你更看不出他原本長什麼樣了。」

司馬禁龍喝了一杯,平靜的說道。

「這樣啊……」

葉天行看着那軀體,若有所思,如果在這之前他還不確定,那麼現在,在這麼近距離的下,細細的感知了一番天影身上的魔力後,他便確信了自己內心中的想法。

雖然葉天行掩飾的很好,但也逃不過司馬禁龍這個老六的眼睛,他知道,有些東西肯定是被葉天行發覺了,不然葉天行也不會突然在這個點上找上門來。

「葉天老弟……其實從你朝着我這裡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發現了些什麼,行吧,看樣子是瞞不過你了,九點的魔力親和力,感知能力還真是恐怖呢……」

司馬禁龍放下酒杯,看上去,他打算敞開心扉,與葉天行交代一切。

「我確實是借用天影的力量做了一些布置,但你要知道,我這麼做都是為了能夠重新構建一個美好的世界,這個世界自從魔影之戰後就已經開始腐敗了……不,這個世界,他一直如此……」

司馬禁龍說著說著便氣憤了起來,葉天行抿了一口酒,靜靜地看着他表演。

「葉天老弟,你知道嗎,為什麼有空間禁界魔法師,天火禁界魔法師,就是沒有深淵禁界魔法師,因為他們在害怕!害怕我的力量!」

「早在魔影戰爭開始的時候,我便觸摸到了一絲禁界法師的門檻,更是在參加了幾次戰鬥之後,有了感悟,打算突破到禁界魔法師,但是!就在我閉關的期間,那群卑鄙的小人對我做了手腳!」

「他們以為我不知道,他們以為我發現不了!不,我很清楚,因為那個時候,我已經有了禁界法師的一絲力量,所以我發現了他們留下的一點痕迹,我一直以為那是我的錯覺,我一直安慰着自己,那是我看錯了,直到在與天影決戰的時候,我又感知到了那種氣息!」

司馬禁龍面目猙獰,手不停的握住酒杯,直到將其捏碎。

「那些混蛋……是他們,他們害怕我的力量!因為如果我突破到禁界法師的時候,便會成為深淵之主,他們害怕我成為下一個天影,於是,便對我下手,廢了我的前程!這是一個錯誤的世界,什麼魔法師平民,人人都能夠成為魔法師!不存在什麼天選!是他們壟斷了魔法,把魔法當做自己的權利!」

「而現在,正是一個大好時機,葉天老弟,和我一起改變這個錯誤的世界吧!只有我這樣的人才能夠完美的運行這個世界!」

司馬禁龍站了起來,癲狂的說著。

「你瘋了……」

葉天行起身,看着司馬禁龍的模樣,臉上滿是失望。

「你是經歷過魔影之戰的人,你更應該清楚,魔人族的力量,是有多麼的危險,一不小心,便會重蹈覆轍,你將成為下一個天影!」

「不……不會的,天影已經死了,我研究了上百年,已經摸透了魔人族的力量,我已經能夠完美的掌控它了!」

司馬禁龍連忙說道。

「呼……好吧……那我先回去考慮考慮。」

葉天行撇撇嘴,表面答應道,然後踏出一步,想要離開這裡。

司馬禁龍攔在他的面前,他知道,若是今天不能徹底的掌控葉天行,那麼,他定會將此事告訴普費斯特,到時候,幾百年的努力,幾百年的布置,全都會付之東流。

砰!

看着攔在自己身前的司馬禁龍,葉天行對着他便是一拳打出,恐怖的力量直接將司馬禁龍身上的十幾層魔法護盾打碎,他整個人直接飛出,口中狂吐鮮血,然後落在地上,滿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對自己出手的葉天行。

「為什麼……我那麼真心的邀請你……」

「行了,別踏馬裝了,我看着都噁心,你的本體在哪?」

葉天行不耐煩的說道,早在禁地外面,第一次與司馬禁龍見面的時候,他便已經發現了,眼前的這個「司馬禁龍」,並不是真正的司馬禁龍,他只是一個魔法的結合體。

「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啊,連普費斯特都沒能發現,居然被你這個武修士給看破了,九點的魔力親和力,真是羨慕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