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武修士樹燁與最強魔導師白衣》[最強武修士樹燁與最強魔導師白衣] - 第9章 葉寶我愛你

「我的媽呀……怎麼運氣這麼背,直接落到魔獸窩了……這樣下去不行……有沒有人!」

「嗯?」

走在林間的樹燁,穿過一片樹林,來到了一個斷崖邊,在這裡,他好像聽到了一陣有些熟悉的聲音。

他爬在斷崖邊上,往下看去,只見大約往下三十多米的地方,有着一個魔獸巢穴,一名女子正被一隻有着白色斑紋的虎魔獸,逼到了牆角。

「是白衣?!」

樹燁一驚,站了起來,連忙想要下去救援,可是他想到了什麼,便又爬了下去,四下尋找了一番,終於,找到了一顆石子,他掂量着力道,然後對着斷崖下的白衣扔了過去。

咚。

石子準確無誤的砸在白衣的腦袋上,白衣疼的眼裡冒出淚花,她四處看了看然後罵道:「TMD,哪個傻逼打我!」

「額……」

斷崖上,樹燁看着生氣的白衣,也是知道了,這個白衣並不是幻象,魔獸魔物千奇百怪,說不定就像剛才遇到的妖艷花一樣,有着迷惑別人的能力,所以安全起見,樹燁才搞出了這番操作。

不過令他驚訝的是白衣的表現,怎麼說呢……和印象中的白衣不一樣,她不應該是一副溫柔可人的模樣嗎,怎麼現在則是罵罵咧咧了起來。

「也對……畢竟我認識白衣都沒有一天,那時候她沉迷魔法知識,表現出一副平靜的模樣,可能這才是她真正的模樣吧……嘿嘿……」

樹燁想到了什麼,露出一副猥瑣的笑容,他將身體伸出斷崖邊,對着下面大吼道:「白衣!是我!樹葉!你叫一聲葉哥救救我我,我就下去幫你!」

樹燁的聲音在整個斷崖間回蕩,就連那隻花斑魔虎也被樹燁的大嗓門所吸引,抬頭朝着他望去。

「樹……樹燁,我沒有覺醒魔力,不能釋放魔法,請……請幫幫我,葉……寶我愛你!」

白衣臉色微微紅起,然後大聲的喊道,很顯然,她誤會了什麼。

「額……她是不是聽錯了……算了,嘿嘿,這聲葉寶我愛你可比葉哥救救我動聽多了……」

樹燁露出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看着白衣痴痴的笑着。

白衣焦急的等待着,她不想就這樣被淘汰,看着對樹燁失去興趣,再次朝着自己走來的花斑魔虎,白衣大罵道:「葉寶!你他媽的快點!」

「來了!我的寶!」

嗖。

樹燁得意的說道,然後一躍而下,直接跳下斷崖,他的速度隨着時間不斷的加快,眼看就要撞在地面上,白衣擔心的看着他,然後看到了他身上冒出的魔力才鬆了一口氣。

「已經覺醒了啊……」

她有些失落的說道,不過隨後便又恢復了自信,這才第一天,不着急,還有十天,肯定能覺醒!,她在心中不斷的鼓勵着自己。

「地盾厚方,土系魔法·岩鎧!」

作為一個基礎中的基礎土魔法,樹燁在記不住,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他的手上和腳上土黃色魔力凝聚,魔法術式圖出現,纏繞在他的身上。

然後,黃色的光芒消逝,一副由岩石組成的臂鎧和腿鎧,靜靜地附着在他身上。

他抓着斷崖壁,岩鎧與石壁摩擦,速度開始減弱,等到差不多的時候便放開手,手對着石壁一推,朝着白衣那裡跳去。

在那隻花斑魔虎撲向白衣的時候,樹燁從天而降,自認為十分十分帥氣踢出一腳,可是他忘了,自己現在穿着的可是一堆樹葉,樹葉遵從定律,朝着上方飛起,樹燁的樹燁的樹葉遮不住樹燁,導致他的**完全暴露在空中。

「我的媽!」

白衣立馬用手捂住雙眼,不忍直視樹燁。

「你燁哥的人也敢動!」

樹燁惡狠狠地一腳踹在花斑魔虎的肚子上,將這一天所受到的怒氣,全部撒在了花斑魔虎的身上。

「吼!」

花斑魔虎發出凄厲慘叫聲,整個身體直接飛出十來米遠,然後狠狠地撞在了岩壁上。

樹燁瀟洒的落地,岩鎧消散,他站在白衣的面前,穿着樹葉的他,猶如一個盪着藤蔓的人猿泰山,從空中飄落。

白衣迅速睜開眼,看了樹燁一眼,然後又閉上,因為剛才劇烈的運動,導致樹燁身上的樹葉已經散落了不少,白衣紅着臉,一把拉住了樹燁的樹葉裙。

「卧槽,白衣你幹嘛!」

樹燁連忙護住自己的「底線」,與白衣爭奪着最後的尊嚴。

「白衣,就算你要感謝我,也沒必要這樣……白衣,強脫得褲子不硬!卧槽……」

在爭鬥中,脆弱的樹葉裙被扯斷,緩緩的落在地上,樹燁心中一緊,他想到:完了,燁哥我要不幹凈了。

「塔卡藤附肯,木魔法·編織。」

白衣輕聲的說道,隨後一陣綠色的光芒出現,一個簡單的魔法術式圖覆蓋在樹葉的身上,周圍綠色的魔力凝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