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戰神》[最強戰神] - 第一章 戰神回歸

”狼神,請原諒我的大不敬之罪。 ”

”北地確實不能沒有您,就算你要降罪,我也得說。 ”

往返明珠市的專機上,鐵血硬漢模樣的男人一臉蒼白說道。

看着他緊貼額頭的冷汗,周絕淡然一笑,道: ”破軍,你小子跟我有十年了吧? ”

破軍獃滯的點了點頭,不知上級何意。

他何止跟了周絕十年,若非周絕,他不知死多少次了。

在他心裏,周絕就是一尊神祗,是北地戰無不勝的神。

”十年戎馬,我卻幾乎沒有回過周家一次。 ”

”我信仰有國才有家,可如今……我問心有愧。 ”周絕一臉落寞的說道。

的確,十年來,他自問無愧於國,無愧於北地邊疆。

可他知道,自己對不起義父。

作為明珠市首屈一指的名門望族,提起周家老爺子,沒人膽敢不賣三分薄面。

雖說這些都與身為養子的周絕無關,但他心裏的愧疚卻日漸劇增。

他唯一回家的那次,還是在義父病危之際。

養育之恩大於天,為完成義父囑託,他與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結了婚。

甚至領證時,他才知道女人的名字叫柳初夏。

那次匆匆趕回家,沒幾天義父就過世了,還未與老婆共享魚水之歡,便接到上級命令趕赴前線,一別又是五年。

明珠國際機場外……

容貌絕美的柳初夏,在這等了將近一小時。

平時她忙於工作,哪裡肯耗費這麼多時間等一個音訊全無的混蛋?

接到電話時,她肺都快驚炸了。

那個男人真是可惡,憑什麼覺得自己還沒改嫁?

居然還敢打電話過來!

氣歸氣,畢竟時隔許久,她還是提前做了很多心理準備。

光是見面用語她就輾轉反側了一整夜,從冷漠到熱情,從生氣到冷漠,她告訴自己必須要冷漠冷漠再冷漠,但見到周絕的那一刻,眼眶卻突然不聽使喚的濕潤起來。

五年啊,整整五年。

我柳初夏活得像個死了丈夫的寡婦。

你周絕沒錢沒勢都算了,要真戰死沙場,我起碼還能得個烈士遺孀的美稱。

可你一走就是五年,音訊全無,跟人間蒸發似的。

難道在你心裏,我就這麼一文不值?

”嗨,初夏,好久不見! ”

周絕遠遠就看見了她站立不安的倩影。

才小跑過去,一陣香風就啪在了臉上。

闊別重逢,柳初夏直接送了周絕一個掌摑作為見面禮。

”混蛋,我可沒想見你,一點兒也不想! ”

她知道自己眼淚要止不住了,轉身跑向停放在外面的車上去。

柳初夏淚水盈然的鎖住車門,擦乾淚痕後又把車門打開。

周絕看着她,欲言又止,坐上了副駕駛位。

這些年,她過的如何,周絕一無所知。

對於柳初夏的虧欠,他清楚,也許要用餘生來償還。

車駛向市中心區域的某處老洋房時,已經可見裏面匯聚了不少前來探望的賓客。

此地為周公館,也是周家傳承數代的祖宅。

由於周老太太身體抱恙,為了討好周家老爺子,但凡有點資本的,幾乎都趕了過來。

在物慾橫流的時代背景下,這種事早已司空見慣。

只是當周絕進去後,自己卻像是空氣般無人問津。

倒是身邊柳初夏,引來了許多年輕一輩的熾熱目光。

柳初夏直接無視那些人,扭頭看向周絕。

”喂,我問你,這次回來待幾天?提前說清楚,我好做準備。 ”

”短時間內不走了。 ”

”什麼意思? ”

柳初夏一顆心懸在了嗓子眼,卻極力讓自己保持鎮靜。

”沒意外的話,我會一直待在這裡。 ”周絕笑道。

”嗯,好的。 ”

柳初夏點頭,說剛才車沒停好,出去好一會回來後,眼睛布滿血絲,跟充血似的。

”初夏,原來你在這兒啊,找你半天了。 ”

正在這時,突然走過來一個年輕男人。

這是周家老二周如海的兒子,周不凡。

周老爺子共有五個孩子,三兒兩女,當年收養周絕的是大兒子。

聞言,柳初夏有些驚訝道: ”二弟有事么? ”

周不凡笑道: ”沒事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