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戰神》[最強戰神] - 第二章 三塊鎏金匾

周不凡直接走進屋,還在外邊的周家人生怕他聽不到似的,大聲議論起來。

”你跟我們說實話周絕,這麼多年你到底在幹嘛?難不成真是在外邊遊手好閒,丟咱們周家臉面? ”

”老大當年真是糊塗,看走了眼,竟然收養你這麼個不務正業的東西,你沒本事倒還算了,居然還敢弄虛作假,真當我們蠢不是? ”

”哼,我看他就是廢物一個,一輩子就這樣了。 ”

”也怪老大眼瞎,收這麼個東西進我們周家,報應啊! ”

說話語氣稍重的都是周家有些輩分的,其中也不乏跟風的小輩。

而周絕養父早已去世,可現在看來,他們卻是一點也不在乎逝者,全無半點尊重。

”各位叔叔舅舅們,請冷靜想一想,我並不認為僅憑周不凡的一句話,就能說明周絕在撒謊。 ”

”周不凡根本沒當過兵,甚至從沒進過軍營,這些事他是從哪裡知道的? ”

柳初夏適時開口,看向眾人,美目中透着堅定。

當年柳初夏家逢變故,是周絕養父幫助了她,所以也是為了償還恩情才同意嫁給周絕。

就在周絕養父病危的那段時間,照顧他起居的也一直都是柳初夏。

她是打心底將這位恩人看作自己父親一般。

豈能讓人隨意詆毀?

所以柳初夏很是不滿,也特別生氣。

眼看這些人絲毫沒有收斂,他們板著臉還想指責什麼的時候,有位老者被周不凡攙着走了過來。

”軍方的一些事情,我周某倒還了解幾分。 ”淡淡的聲音從老者嘴中傳出。

所以人見到老者後,態度立馬變得恭敬起來,連大氣都不敢喘。

”見過家主。 ”

周家後生盡數過來問好。

老人便是周公館的主人,更是周氏集團的天,周厚德。

他雖穿着普通,看上去不過是個普通老人家。

可他一雙眼睛卻依然富有光澤,形老而色不衰。

”是誰又在欺負初夏,是不把我周某人放在眼裡了嗎? ”

他敲了敲手裡的拐杖,威氣凌人,撲面而來。

也難怪,如若不是周厚德處處維護,在這樣一個偌大家族中,柳初夏怕早就被人吞得連骨頭都不剩。

見到爺爺後,柳初夏終於也安下心來,趕緊拿着周絕那本證嘟囔道: ”就因為二弟一句話,便懷疑證書是假的,難道我和周絕就這麼不受人待見么? ”

”周絕當兵十年,這才剛回家,大家就這麼對待他,真叫人寒心。 ”

柳初夏委屈的看着周厚德,擺明了想讓爺爺替周絕主持公道。

周厚德順手接過證書,翻看過後臉色驟然冰冷。

他沉聲說道: ”混賬!軍方怎麼會有這種形式的榮譽證書?! ”

”周絕,你是腦子進水了還是怎麼,當別人是白痴? ”

”開始我還不相信,現在看來,你還真是不學無術了十年。 ”

”你就不為你父親考慮,不為周家考慮?你對得起他們嘛! ”

柳初夏心下一沉,真是假的?

難道,我被周絕當成白痴騙了整整五年……

柳初夏知道爺爺的歷史,他正是從軍營里走出來經商的。

以周厚德的閱歷,不可能分辨不出真假。

柳初夏只覺得氣血翻湧,狠狠又甩了一巴掌在周絕臉上。

”周絕你混蛋,你居然騙了我整整五年! ”

當這麼多人面,周絕又被打了一個耳光,再好脾氣也難往下咽。

只是他留意到柳初夏那雙泛紅的眼,心想這些年來她為周家所忍受的一切,心裏的怒火卻是立刻又平息了。

這節骨眼他也是箭在弦上,只能面向周厚德認真解釋道: ”我的確是在北地待了十年,我有沒有鬼混您隨時可以去查番號。 ”

周不凡見狀嘲諷道: ”真的假不了,你也不用解釋,越解釋越丟人。 ”

”爺爺是誰,他老人家都驗證過了你還敢狡辯?這麼多雙眼睛看着的呢,你不怕丟人沒事,我們可是要臉面的。 ”

周絕還想繼續解釋什麼,就看到柳初夏那雙似要吃了他般的美眸瞪了過來。

”閉上你的嘴周絕,還嫌臉沒丟夠嗎? ”

”說的沒錯,初夏都開口了,你別在這丟人現眼了。 ”

”周老,今兒個天寒,您還是進屋去歇着吧,省得被這些不爭氣的晚輩氣壞了身體。 ”

其餘人紛紛表示關心起來。

作為周家子弟,他們的確不想周厚德為這些事煩心。

畢竟他是整個集團的擎天柱,關乎所有人的生死存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