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戰神》[最強戰神] - 第三章 咱們離婚吧

”不會是搞錯了吧? ”

周家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後生玩笑式說道。

迎接他口無遮攔的就是一記踹臀腳,周不凡揪住他耳朵直接開罵。

”你特么智障啊。 ”

”整個明珠市有幾個周公館? ”

”這幾塊匾額,包括這最後一塊,不是給老爺子的難不成是給周絕那廢物點心的? ”

周不凡覺得用屁股想也知道,有頭有臉的人,都有自己的做派,藝術性的誇大化也是可以理解的。

反正在別人眼中,老爺子是周家的天,這就足夠了。

一番話讓周家人盡皆投以欽佩的目光,哪怕再又疑惑也只能憋在心裏,說不得。

這也許就是個美妙的誤會,但恰好讓老爺子變得開心,過程就已經不再重要。

周不凡發現自己真特么是個天才,即使再這種時候,他也可以把周絕扯進來涮上一涮,有種自豪性滿足感。

與此同時,折返的越野車上。

”老大,舉世無雙這四個字,總覺得有點那啥啊,會不會太過…… ”

”沒錯沒錯,他周厚德早年雖入過伍,可論軍功,差了十八萬千里呢! ”

幾個人談論起來,心裏都有些糾結。

”哈哈! ”一聲大笑,剛才和周厚德握手那個青年搖頭道: ”別傻了小夥子們,那四個字送給周厚德?可能嗎,不可能,他還遠遠不夠格。 ”

”咦,那是送給誰的啊? ”

”你們真想知道? ”青年神秘笑了笑。

”嗯嗯! ”

”剛才那三塊鎏金牌匾,都是送予北地之王的。 ”

”北地之王? ”幾人開始納悶了。

其實這個稱呼,只有境內高層人才知曉,以他們的級別,難以想像的到。

甚至於,他們完全沒有資格去知曉。

而青年也適可而止,沒有繼續話題。

但只要回憶起那位大人,北地的王,就算是在周厚德眼中被認為後生巨可謂的他,亦是滿心的寵崇拜與憧憬,由內而外,始終天然為之折服的敬佩。

而周絕那邊,因為 ”造假 ”一事名聲掃地,醜聞居然已經傳到岳父家裡去了。

他沒轍,跟着柳初夏直接跑去了老丈人家。

名義上他們就是被法律認可的夫妻,該有的禮節自然少不了。

這是作為軍人的最基本素質。

因而周絕進入家門那一刻,就畢恭畢敬喊了句, ”岳父大人,岳母大人。 ”

可惜面對周絕的老丈人,好似充耳未聞一般,只默默坐沙發上看書。

從裏面出來的的柳母蘇珍賠笑一聲,提醒老公道: ”有明,女婿叫你呢。 ”

心裏早有準備吃閉門羹的周絕把提前準備好的兩瓶好酒拿在手裡,走了過去。

”岳父大人,這是上好茅台,知道您好這口,女婿特意準備的。 ”

柳有明瞥了一眼後,冷冷笑道: ”不好意思啊,戒酒了。 ”

蘇珍見狀勸說道: ”你前些天還跟老王不醉不歸,今天就戒酒啦? ”

”我說老柳,老大不小的人了,這是自個家女婿,半個兒子,你別讓人熱臉貼冷屁股,女兒還在場呢。 ”

蘇珍忙給周絕使眼色,接着拿了兩個杯子過來。

周絕開瓶後倒好酒,雙手恭敬獻來了過去。

”砰– ”

清脆的碎裂聲落地而起,柳有明拍掉了周絕遞過來的白酒杯。

”自家女婿?我呸!這種人不趕他出去已經是仁慈!還想怎麼樣? ”

說著又把另一個杯子摔在地上, ”窮鬼一個,還敢上門來? ”

柳初夏顫聲道: ”爸,你過分了! ”

她沒想到自己父親對周絕成見這麼深,雖說她心裏也快放棄堅守的念頭,卻總歸希望能和周絕和平離婚。

蘇珍見怪不怪了,只心疼兩個杯子似的說道: ”好好的大學老師,動不動就摔東西,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 ”

柳有明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得蘇珍癱倒在地, ”你還有臉講這事? ”

”當初不是你愚蠢,初夏早就嫁入豪門了! ”

”周絕,既然今天你也來了,行,那就敞開了說。 ”

心裏冷笑,周絕面上不動聲色,只平淡道: ”您說吧,女婿洗耳恭聽。 ”

”呵呵,周絕,你心裏也最清楚,你不是瞎子,我女兒什麼條件不用我多說。 ”

周絕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