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10章 小鬼頭來了

時間安靜的淌着,夜深時,蘇挽有些困,起身蹦了蹦繼續謄寫小孩名錄。

蕭屹川見她寫的字又有些飄逸,拿過她手中毛筆擱下,輕聲說:「熱氣也退了,睡覺。」

他推着她往床邊走,自然而然解開腰帶。

蘇挽困的腦子如同漿糊,見他解腰帶,眼睛直勾勾的鎖着他的手。

待他只着一件裡衣,她回神,「你跟我睡?」

蕭屹川端開床邊木盆,就着冷水擰着帕子嗯一聲,「夫妻同床,有何不妥?」

蘇挽:「……床有些小。」

「昨夜五小姐抱着本王睡時也就這點位置。」他擦了擦項間的汗,由夜風吹盡暑氣才好整以暇的回視她局促的樣子。

昨夜迷迷糊糊的折騰半夜,現下倒是知道害羞了。

「昨夜的事抱歉。」蘇挽無法解釋,早間那模樣的的確確像是她纏着他。

沒想到自己睡著了這麼開放!

果然食.色.性.也,男女皆不能避免。

她以前跟着宿舍那幾個,在晚上沒課的時候也喜歡在籃球場看八塊腹肌揮灑汗水。

眼前人要是放到一堆188體育生里也不輸半分。

天吶,原諒她吧。

她也是顏狗一個。

想到這,她心裏鬆快些,自己窩到床里側,盡量給他騰出足夠的位置。

算是無聲的同意同床共枕。

蕭屹川也沒那麼多彎彎心思,躺下後展開長臂,如雄鷹保護小雞仔似的兜住她整個人。

蘇挽耳根又有些紅,但也不妨礙她狗膽包天。

「王爺,妾身能摸一下嗎?」

軟軟糯糯的低語,沒半點女孩子家的矜持。

蕭屹川垂下濃密睫毛,眸光只泄出一瞬與她對上,良久,他嗯一聲。

蘇挽水波漣漣的眉眼鮮活起來,細細的小手鑽入他裡衣衣擺,順着八塊腹肌的紋路摸了摸,覺得硌手,小眉頭蹙起。

「是疤。」蕭屹川聲音淡,飄的很遠,旖旎的氣氛漸漸平復下去。

「十六歲那年,本王年少,恃才傲物,不知天高地厚,被敵軍捅了一刀留下的。」

蘇挽抿抿唇,細指屈起,抵開衣擺,目光落到那道約莫七八厘米長的傷口上,半晌,她說:「王爺身背榮耀,是男子漢大丈夫。」

她輕輕摸了摸那道長疤,手臂搭到上面,闔眼休息,「晚安,蕭屹川。」

他是軍人,他身負的每一道疤都是他為老百姓們拼來的安居樂業。

蘇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