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2章 無痛當媽

「是。」鶯語躬躬腰,「王妃有任何事,儘管吩咐便是。」

蘇挽回神,抬手敲敲腦袋,清醒一些後撐着床起身。

不是她慫。

她一正常的遵紀守法的受過高等教育的青年,她是真接受不了一晚上看到那麼多屍體。

害怕。

她心裏只有害怕。

鶯語見她起身,趕忙擱下傷葯扶她,「王妃,您慢些,王爺吩咐了,今晚您沐浴完便休息,不用再等他。」

蘇挽沒應,由她伺候自己。

沐浴的水裡應該放了葯,她泡在水裡,擔憂不安的心慢慢平復下去。

古代女子梳洗麻煩,這一頭abc 愁思便拖累她小半個時辰。

等鶯語給她上藥時,她整個人已經昏昏欲睡。

好在鶯語給她上完葯,只催促她上床休息,並無再說別的。

夢裡,蘇挽遊盪在那個破廟,眼前一幕幕都是鮮血和屍體。

「啊……」她猛然坐起,急促的喘着氣。

視線一偏,她愣住。

漆黑濕亮的眸眨了眨,似乎不相信,她抬手揉了揉眼睛,確定眼前劍眉星目、俊逸非凡的男人正在跟她同床共枕,腦袋中炸開一記驚雷。

她怎麼睡得這麼死!讓人上了床都不知道!

低頭慌亂的檢查身上衣服,確定只是微微凌亂後,她微微鬆口氣。

看來不是輕浮的人。

躡手躡腳的掀開被子,嬌小的身子往床尾慢慢挪,還好這床大,躺着個腿長身長的高大男人也沒礙着她躲下床。

忽然,房門被撞開。

「父親……」

四道童聲稚嫩清脆,且各含特色。

「滾出去!」

男人被人擾了清夢,不耐煩翻身背對門口,長臂摸了摸身旁,沒摸到人,窄眸倏地睜開,漆黑冷戾的瞳孔縮了縮。

「蘇婉……」

正躡手躡腳走到內室門口的蘇挽倏地停下腳步,訕訕轉身,扯出個溫和無害的微笑。

蕭屹川略微鬆口氣,朝她招手,「來,給本王更衣。」

蘇挽:「……」沒長手嗎!咱就不能倡導男女平等嗎?

蕭屹川見她不動,以為是自己周身戾氣太重,常年深蹙的眉鬆開一些。

想到已經成親兩年的副將說的清流門戶出來的女子大多膽小,昨日見了血,現下心裏也應當害怕。

他放輕聲音,「過來,別怕。」

蘇挽見他神情溫和下去,腦子飛快運轉。

變化這麼大,這原主不會是他什麼暗戀的白月光吧,那她這一過去,三句話不到一定露餡。

蕭屹川她見遲遲不動,耐心消失殆盡,起身扯過屏風上的玄色大氅罩在身上,大步越過她推開內室的門。

冷聲發話:「進來!」

四個小身子立即從門兩側一股腦鑽進屋子,朝着蘇挽躬身行禮:「參見娘親。」

蘇挽愣住。

娘親?

草草草!

這tm還是個二婚?!

蘇挽,蘇挽,你真是牛逼克拉斯!

男人帥就算了,還直接無痛當媽!

靠!現代沒實現的夢想居然靠穿越實現了!

她掃了眼四個站的整整齊齊的小娃娃,眉眼溫和下來。

她蹲下,嘴角彎出笑,「你們好。」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