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4章 偶不會晃過她

「是呢。」蘇挽擱下筷子,起身朝他拂拂身子,「妾身錯了,王爺慢用,妾身先行回房靜思己過。」

話落,她抬步離開。

蕭屹川長眉輕蹙,待她身影消失,手裡筷子拍到桌上,冷厲視線掃過三個埋頭吃飯的小傢伙。

「你們今天是皮子癢了!以後再管不好自己東西,滾去靜思崖思過!」

三人顫了下,把頭埋的更低,低着聲音應:「是,父親。」

蕭屹川瞥了眼桌上的菜,胃口全無。

他深知蘇家這種清流門戶養出的女兒有自己的傲氣,但是對付小孩子,這樣的手段難免有些上不得檯面。

「青狐,傳令下去,王妃禁足三日。」

埋着頭的三隻倏地抬起頭,凝他。

「你們四個,今日戌時前把孝則抄十遍放到我書房,小懲大誡,聽見了嗎!」

「是。」

蕭屹川哼一聲起身離開。

三隻等他走遠,飛快跑進院子蹲到蕭陵游身旁,三臉歉疚。

「大哥,你沒事吧。」胖墩墩的娃娃一臉憂心的問,圓滾滾的杏眼有些紅。

「老四,大哥能有什麼事,裝給那臭女人看而已,是吧,大哥。」

**嫩的丸子頭女裝娃娃拍了下蕭陵游的肩,抬抬小下巴,示意蕭陵游給句話。

蕭陵游瞪他一眼,猛然起身冷着臉朝自己院子走去。

「偶不會晃過她!」

三隻對視一眼,嘿嘿嘿笑出聲。

臭女人,想管住他們,做夢!

攬沁閣。

蘇挽盤腿坐在書桌後的紫檀椅里,手裡端着一冊大郢記事,饒有興趣的翻着。

「王妃,以後斷不能再如此膽大妄為了,王爺對您已經算是很好的了,四位小公子雖說調皮些,但也是孩子,孩子哪兒有那麼多壞心思呢,您……」

鶯語絮絮叨叨,吵的蘇挽頭疼。

她擱下手裡冊子,偏頭看她。

鶯語嘴裏話戛然而止,立即屈膝低頭,「奴婢多言,王妃恕罪。」

蘇挽嘆口氣,捏過一塊桂花糖塞她手裡,「不過就是禁足而已,有什麼。」

她重新拿起冊子,繼續翻看,聲音平淡,「他們不是小孩子,他們是一個人,當人就不能那麼狗,我不苛待他們,他們便不能找我麻煩,這叫平等,他們找我麻煩,我回擊,這也叫平等。明白?」

她手下翻了一頁書,神色依舊無波,「再者,我既然嫁給他們父親,他們理應稱我一聲母親,既然我是他們母親,那他們理應尊重我,我也有教訓他們的權利,不是嗎?」

鶯語抿唇,秀氣眉心輕蹙:「可是這樣王爺會不高興的,若是以後府內再納側妃,幾位公子過繼過去,您……」

蘇挽翻書的手微頓,旋即恢復,「無妨,側妃也好,孩子也好,這王妃之位非我本意,若有人能待他們很好,我同他和離也是可以的。」

她穿到這裡,腦海里並無原主任何記憶,想來原主也沒什麼血海深仇要報,那她便用着這身子過自己的生活便是,若是以後他要和離,她也同意。

「王妃,您說什麼呢。」鶯語皺眉看她,對她這副不思進取的樣十分不贊同。

蘇挽又往她手裡塞了一根麻辣牛肉乾,「得得得,小丫頭,吃東西,老站着多累,搬個椅子坐着玩兒,反正都禁足了,他也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