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7章 腿放哪兒了

蘇挽心裏忽然很氣,想到白天被蛇嚇,晚上被狼嚇,心裏氣的不行,伸腿直接翻下床。

語調怒意滿滿:「行!剁吧!睡個覺都不讓人好好睡了,不如死了算了!一家子有病!暴力狂!」

她氣到睡不着,摔上內室門後盤腿坐到外室的軟榻上生悶氣。

蕭屹川看着緊閉的房門抿抿唇。

脾氣這麼大,哪兒是清流門戶養出來的庶女,看着與嬌慣的嫡女一般無二。

他沉吟片刻,下床,踏出內室,看了眼軟榻上生悶氣的女子,走過去,長臂一伸直接圈住人腰把人扔自己肩上。

「一丈之內有二十暗衛,從軍八年樹敵頗多,危險常在,你這副模樣怎麼護的住自己。」

蘇挽本想掙扎,聽見他溫聲解釋,氣焰低下去,「王爺難道保護不了自己女人?」

「本王不可能時時刻刻在你身邊,包括晚上。」

他把她放到床上,伸手勾過屏風上的薄紗給她,「熱就讓下人多送些冰來。嗯?」

蘇挽喜歡和平和的人說話,輕點點頭,裹着薄紗躺下,等他躺下後眨巴着眼睛凝視他堅硬的側顏。

倒是比她想像的講道理,可是怎麼能養出那幾個不講道理的皮孩子。

她微微嘆口氣,翻身睡覺。

蕭屹川感受到她均勻的呼吸,側身枕着手臂凝她單薄後背。

沒被蛇嚇着,沒被狼嚇着,看來是個膽大的。

知書達禮的清貴人家能養出個膽大的,真是不容易,難怪蘇老頭極力跟太后推薦這個庶女。

若不是個膽大的,怕是在被劫走那日就被嚇死了。

哪兒能活到現在。

他伸手理理她耳邊青絲,闔眼休息。

翌日。

晨光熹微。

蘇挽覺得呼吸不暢,以為自己還墜在夢裡,強迫自己睜開眼睛。

交錯疤痕入目,她怔了怔,瞬間回神。

靠,怎麼睡人懷裡了。

她輕輕挪開腰上大手,上半身輕輕往外挪,隔開安全距離後,她瞥了眼被男人長腿壓住的腿,一臉懊惱的拍了下自己頭。

蘇挽!你是不是需要男人滋潤了!

腿放哪兒了!

作孽啊!

她綳直腿,輕輕往外抽着,忽然,男人長臂一撈把她撈回懷裡禁錮住,腿挪了挪,壓住她腿,碾破她最後一絲希望。

蘇挽:「……」

冷臉大冰山私下都這麼黏人嗎?!

說出去不怕丟臉嗎!

男人感覺到懷裡身子漸漸僵直,墨眸倏然掀開,對上她驚愣的神情,闃黑瞳仁柔光盡退。

「看着本王做什麼!醒了還不去做飯!這麼大床還不夠你睡!鬧騰!」

蘇挽:「……我沒有對你做什麼吧。」

她睡覺應該挺乖的。

蕭屹川黑臉。

蘇挽倏地從他懷裡掙脫,跳下床,打着哈哈躲到屏風後,飛快換好衣裳跑出內室。

門外。

鶯語端着熱水拂拂身子,「參見王妃。」

「我不是讓你早點叫我?!」蘇挽壓低聲音瞪她。

「青狐侍衛說王爺昨夜睡得晚,讓我不要打擾。」鶯語擱下銅盆伺候她洗漱,小臉兒有些紅,「王妃娘娘,您要是累,還可以回去休息會兒,我吩咐廚房把飯菜溫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