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 第9章 調查案子

蘇挽聽他聲音平淡無波,想到他長刃取人性命不過轉瞬之間的模樣,心裏微微悵然。

這個時代的法律服務於皇權,無平等可言,若是能回現代就好了。

朗日晴空下,法律公平公正,男女平等,女子也可以暢快的為自己理想而奮鬥,是件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而這裡,女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深閨女眷全數為了一男人而活。

周而復始,一生如此。

可悲。

她情緒漸漸低落下去,站在男人身旁默不作聲。

蕭屹川看她一眼,淡道:「你若心疼這些孩子,不遠處的西郊寒山寺香火鼎盛,去請師父們為孩子們誦經超度,也算你一番心意。」

蘇挽在沉默中點點頭,視線挪回緊蓋的白布,聲音有些被抽空的無力,

「蕭屹川,你可一定要抓住那個歹徒。」

蕭屹川默,大手覆上攥着自己寬袖的手,輕捏捏,算是應了她的乞望。

天色漸晚,蕭屹川吩咐人臨時劈出一間乾淨的小院供蘇挽休息。

蘇挽心裏挂念着幾個孩子的後事,吃不下什麼東西,飲了幾口米粥後去了隔壁。

青狐辦事妥帖又快,西郊莊子這十年的戶籍底冊沒半日便全數堆到了蕭屹川案頭。

蘇挽進屋時,男人埋頭翻着底冊,昏黃燭光映襯在他側臉,柔和了他周身的疏離。

此時,他似乎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王爺,而是心系蒼生的普通人。

蘇挽相信他心裏也是疼的,因為府里那四個孩子跟死去的最小的那個孩子差不多大,人總是會通過把不好的事代入自身,繼而警醒自己。

若這孩子是自己孩子,不敢想……

她搬了把椅子坐他身旁,細手抽過本戶籍冊子,低頭安靜的尋找。

蕭屹川偏眸看她一眼,伸手挪了挪燭火,淡問:「什麼時候去寒山寺?讓青狐陪你去。」

「明日一早。」蘇挽伸手斟兩杯茶,遞他一杯,「可有查出些什麼?」

蕭屹川接過茶搖頭,「已經命青狐去西郊縣的官府取十年內的報案記錄,或許能有些進展。」

蘇挽淺咂一口茶水,沉默。

半晌,她道:「或許弄清楚兇手為什麼為了骨頭殺人就能順藤摸瓜抓到罪魁禍首了。」

「你覺得是為了什麼?」蕭屹川擱下手裡茶碗看她,目光晦暗不明。

蘇挽搖搖頭,「不清楚,但是我看了驗屍結果,他們被取走的骨頭部位都是不同位置,兇手給我一種它在拼合的感覺。」

她滯了滯,抬起微微黯淡的眸光,「人全身有206塊骨頭,它取走了右手尾指、右小腿骨、左小腿骨、左上臂骨、左下臂骨,我擔心……」

「別怕。」

蕭屹川握住她手,另一隻手合上她身前的戶籍冊子,「今日也累了,回小院休息。」

「赤兔。」他朝外吩咐,「把戶籍冊子搬到房中。」

赤兔:「是,王爺。」

蘇挽抿唇,等赤兔收拾好戶籍冊子,同男人一同往隔壁小院走。

她是害怕的,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的地方,她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她唯一的安全感只能來自身旁人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