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爺進城》[祖師爺進城] - 第2章 變故!神秘之人

金剛印,乃佛家法印,由前幾任天盛流首領花費數十年時間改進,威力極大,現已成為天盛流獨家頂尖秘籍。

李立竟然上來就是用最強一擊!

要是和前者比較,劉長生的攻擊都算是溫柔的了。

劉長生也是驚呆了,這種攻擊就是放在他的身上,也得落個重傷殘廢的下場。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的實力已經和一流勢力的首領不相上下,把左升門淪為二流勢力的原因怪在弟子們總體實力不濟上。

現在看來他錯了,他不僅總體實力比不過,就連自身實力都相差不少。

爆炸的火光散去,

一股金光乍現,

將還在感嘆金剛印強大的眾人吸引而去。

只見渾身散發著金芒,高度約為五丈的佛祖金身屹立上空。

金身呈半透明色,一位白袍老者在裏面負手撫須。

竟然沒事?!

佛家至高功法之一,佛祖金身!

這種超高的防禦能力,金剛印絲毫沒能將它撼動。

「佛家功法么?法印修鍊到這種程度也不錯,試試我的。」

豐嘉容緩緩睜眼,手掌一旋,金色光芒乍現,無數靈氣匯入,

凝氣成罡,

凝罡成印,

降魔印!

一道一人高的金光手印飛向李立等人,李立等人臉色一變。

剛才李立施展的金剛印,已經有半人高的大小,而現在向他們飛來的一人高的降魔印,帶着比前者更高的威壓與能量向他們衝來。

戴先怒吼一聲,一道強大聲浪席捲,

「獅行鎮氣!」

聲浪化形變成一頭威風凜凜的雄獅,隨之與降魔印相碰!

轟轟轟!!!

李立再次打出金剛印,半人高的法印飛去,

劉長生也瘋了一般,左手捻出劍訣,揮出數道劍罡!

隨着一聲巨響,

降魔印帶着三道攻擊化為能量消散。

在天空中散滿陣陣漣漪。

三人心頭一驚,沒有想到三個人的合力攻擊才抵消這掌印!

豐老怪到底是什麼實力?!

竟然這般強大!

三人再次調動體內靈氣,化作一道道攻擊手段,狠狠衝擊着那尊金佛!

巨大的爆破勁風將天空上的雲團都切開了,方圓十里的門派弟子們迅速退去,他們可承受不住這樣的衝擊波。

豐嘉容冷笑,猛地揮袍,佛祖金身化作點點光芒凝聚在手心,化作一道道強勁的漣漪向周圍擴張。

再次將他們的罡氣震成虛無。

「以你們這般實力,挑戰荊行山就是個錯誤的選擇。」

三人臉色難看,內心有些許忐忑,已經沒有了最初的自傲與囂張氣焰,短短几次交手就將差距顯現出來。

傻子都能看出來再打下去吃虧的也只能是自己,所以三人都停止了進攻,思考應對策略。

當然,最好現在離開不趟這趟渾水,豐老怪的實力遠超想像,可要是放棄呢?

面子就丟大了,這幾天叫囂挑釁圍攻荊行山外面可傳的沸沸揚揚,要是灰頭土臉的回去,肯定會成為他人的笑料。

失敗是小,丟面子是大。但是,萬一丟了命呢!

三人不知所措,一時間氣氛陷入沉默。

豐嘉容冷哼一聲,「在我的地盤放肆,本座定要你們不得好死!」

金光再次從手掌出現,三個人懸着的心再次提起。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轟鳴,天空盡頭一點紅芒閃出,光芒越來越大,一隊人馬從中飛來,浩浩蕩蕩!

突如其來的神秘人馬讓劍拔弩張的氣氛停滯。

遠處望去,為首的是一座四馬齊驅的馬車,戰車裝飾的富麗堂皇,尊貴中透露着一絲威嚴。

馬車後面的一排排騎兵陣型整齊,裝備精良,每個人座下都是一頭凶獸,最特別的是他們都身着一身紅色的鎧甲,無時無刻透露着危險的氣息。

「這是…刑騎!」劉長生眯眼道。

「刑騎是天上之府浮空城的精英軍隊,這裡距離浮空城有幾個國家的距離,他們的人來這幹嘛?」李立略微沉思。

此時就連豐嘉容臉上的表情都有些變化,有詫異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怒色。

待那隊人馬靠近,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那華麗馬車裡傳出,

「勞請幾位退下,我有話要說!」

三人一頭霧水,剛想發作,但馬車裡突然蔓延而出的恐怖氣息波動後,三人頸後一涼!

這實力!

遠超在場的所有人!

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別來無恙啊,師兄!」

師兄?

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跟浮空城有過關係,更別提這神秘人口中的師兄。

除了…

三人愕然的看向馬車,這裏面坐着的難道是豐老怪的同門?!

豐嘉容臉上的表情最終被憤怒取代,大聲怒喝車裡的人:「混賬東西,你還有臉來見我?!」

「師兄,多少年的事情了,你還念念不忘嗎?」

「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那種事,呵,我可不止動過一次要殺你的念頭啊!」

說到最後,這位風前殘燭的老人幾乎是大發雷霆,眼中頭一次露出凶光。

「唉,師兄你何時才能理解我啊?我這次來本來有很多話想對你說啊。」

「哼!帶着你的話下地獄吧!」豐嘉容眸光一凜,馬車在意念的威壓下瞬間就碎成木渣,旁邊的幾十騎兵也受到波及,口吐鮮血震昏過去!

而藏在馬車裡的老人也終於現了真容。

那位老人身着灰袍,身材瘦小,還有一點佝僂,但那不怒自威的眼神告訴所有人他的氣場強大。

「他…他是吳敬子!」戴先倒吸一口涼氣。

「哦?還有人能記得老朽啊,真是意外啊,」吳敬子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戴先,

「呵呵,我還以為這百年前的赫赫威名早就隨着隱世而淡下了呢。」

「怎麼會!我的師父曾經有幸聽您開壇講座,他也經常和我暢談你的光輝事迹,我等也把您當作榜樣!」戴先恭恭敬敬地拱手。

這位浮空城城主在百年之前那也是數一數二的修行大能,輝煌堪比豐老怪!

吳敬子竟然是豐老怪的師弟!這層關係可沒有在修行界流傳過啊。

只是為什麼看起來他們的關係好像不太融洽呢。

不過,既然吳老前輩叫豐老怪師兄,那今天的圍剿行為會不會惹怒這位大能。

想到這,戴先三人額頭冒出冷汗。

「也罷,你我早有一戰,這一天是不可避免的,我們師兄弟也有不少緣分,但我希望還是留一線吧。」吳敬子輕輕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本來我是想來看望一下你的,誰知遇到這樣的情況,讓幾個小子亂了氣氛。」

說到這裡,灰袍老者眼神淡然看向戴先三人。

「放心,你們還不值得我親自動手,你們雖然惹的是我師兄,但是我是不會插手的。」

聽了這話,戴先緊張的心才略微放鬆,今天已經是狐狸沒打着,惹得一身騷,要是吳老前輩出手的話,可就真是死路一條了!

哪裡還敢惦記荊行山的天財地寶啊,再珍貴的功法和武器那也得有命拿啊!

豐老怪一戰三還尚有餘力,三人實在是低估了他,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以為是大限將至實力退步,現在看來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

戴先三人拱手,正欲悻悻離開,豐嘉容厲聲道:「本座允許你們離開了嗎?!」

三人身體一僵,心底一沉!

壞了!

見識到豐老怪實力後,他們清楚的意識到想留下他們,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

只見豐嘉容微微抬頭,身體里的修為氣息不再隱藏,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一種無與倫比的氣息波動向周圍擴散,比之前釋放的氣息還要強大。

在場的所有人都大驚失色,如此之強!

一種從未見過的強大!

即使是居六耀強者李立也是相形見絀。

李立顫顫巍巍的握緊拳頭,失聲大喊:「居…居七耀!」

「什麼?!」

劉長生和戴先倒吸一口涼氣!

「居七耀境界?!」

「怎麼可能!」

「這氣息波動強到髮指,連李首領也比不上!」

李立沒見過居七耀高手,只能用自己自己的氣息波動比較判斷,

居六耀境界往上,只能是居七耀境界了!

就連司徒樂成也感受到這強大氣息波動,停止了進攻,迷茫的望着氣息來源,手指竟忍不住微微發顫。

交戰數回合已落入下風的徒弟們趁機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師父,終於要動真格了…」

豐嘉容以居高臨下的威嚴審視着四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