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爺進城》[祖師爺進城] - 第3章 生死!同門的絕情

「空間?」

「你動用了規則之力?」豐嘉容眉毛一挑,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訝,「沒想到你現在可以把空間規則熟練運用了!」

吳敬子臉上也充滿了驚訝神色,朝聖劍意訣不出則已,一出弒神!

他當然知道朝聖劍意訣的威力,同階面前無敵,越級挑戰也有極大把握。

而現在,自己的同門師兄卻讓這劍招失效?

「你的朝聖劍意訣配合空間規則之力可以把時間縮短到極致,但是你卻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我…掌握着時間!」

「對於我來說,即使你把速度縮短到極致,但是依然需要耗費時間,只要你耗費了時間,我就可以將時間無限放慢,這樣你就永遠無法傷到我!」

吳敬子之前驚訝的神色更加凝重,試着抽出手中的嵊靈劍,

劍絲毫不動!

果然,被時間定住了!

吳敬子微微嘆息,目光看向遠空,聲音沙啞,感慨道:「當年,師父說你我二人天賦異稟,萬中無一,我開始以為是修行速度比其他門派弟子快,日後也會成為一個修行界高手,

後來,我發現事情遠遠沒有那麼簡單,我不僅僅修行速度快,在我體內還有一種特殊的能量,不,說能量完全不夠,它更像是一種規則,掌握它,就可以掌握天道!

那種規則便是空間,我興奮極了,我覺得空間甚至能打破蒼天設的桎梏,成為超越所有人的存在!

可是掌握空間規則極難的,能被選中的人更是如此,先人沒有留下古籍參考,只能我苦苦摸索,

直到師父仙逝,我都無法主動釋放這種規則,我痴迷研究空間,花費百年歲月,功夫不負有心人,數月之前終於打通了這迷茫道路,成為了空間上的無所不能!

那是一個新的境界,人們稱之為…」

「神!」

吳敬子越講越激動,內心深處的野心也昭然若揭,一心想成為修行至尊,想登上那萬人之上的王座上,掌握着權與力,聽那萬人跪拜齊聲高呼虔誠之詞…

豐嘉容負手撫須,「你不是神,你也不可能成為神…」

簡單一句話,打斷了吳敬子接着做下去的成神夢。

「為什麼!」吳敬子皺眉怒視。

「因為…」

「你還不配!」 一股磅礴的靈氣從豐嘉容體內爆出,強悍的衝擊力頂開了吳敬子,震得嵊靈劍脫手!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跟我過意不去!」吳敬子也失去了冷靜,怒吼聲響徹天空。

「想想你幹了什麼吧!今天我就來告訴你這個可笑的『神』,掌握了空間又如何!」

豐嘉容的瞳孔迸發出金光,周圍充斥着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神秘能量,這種能量無形無色,並非靈氣,陷入其中讓人惶恐不安。

吳敬子周圍空間微微波動,身形霎然消失,退到安全距離,皺眉說道:「的確是時間規則之力!」

豐嘉容面無表情的收回了辭俗劍,眼神死死地盯着眼前這個同門,

「我無論用功法還是劍法都是殺不死你的,你擁有的空間規則之力讓你無懈可擊,但是空間和時間並列為規則之力,唯有用規則之力才能打敗規則之力!」

「所以…讓我看看你摸索到什麼程度了!」

豐嘉容眯眼撫須,身形一動,霎時間消失在原處,他率先出手。

吳敬子眼睛死死盯着豐嘉容的身形,手掌對着豐嘉容猛地一握,他周圍的空間瞬間變形,像是擰衣服一樣扭曲。

「空間絞殺!」

這一擊足以將世間罕有的居六耀境界高手的強悍身體擰成肉泥,而居七耀境界的高手想必也會落個重傷的下場,人的身軀再強能和空間的擠壓相比嗎?

「鎮-恆古!」

只見豐嘉容大手一揮,一個無形的領域展開,領域內本來該立刻消散於空氣中的煙塵靜止不動,凝固在天空中。

時間被靜止了!

連豐嘉容周圍的空間絞殺都有一瞬間的停滯,連長袍都還沒來得及沾到,就聽得一聲轟然巨響,兩股規則相撞炸裂。

天穹之上一聲鳳鳴驚起,烏雲被撕裂,足足九頭火紅色大鳥劃破雲幕!

翱翔於天地之間!

遠處的荊行山成了火光的陪襯,那絢麗的尾羽,完美的體態,讓世間任何生物都黯然失色。

九頭鳳凰圍繞着白袍老人盤旋,手掌的火焰騰起,鳳凰紋章再現!

一頭頭火焰焚身的鳳凰紛紛與老人手中的紋章融合。

數之極為九!這也是「鳳凰雙宗印」之一的「炎鳳印」最強一手!

在加速自身的時間加持下,連拍數掌,足足數百道火焰遮天大掌印直衝吳敬子而去,照亮天空如同白晝,壯觀至極!

吳敬子絲毫不敢大意,手指在虛空中猛地一甩,身前就畫出一個圓,手掌一張,

大喝一聲,圓形又擴大數倍,強勢飛來的掌印徑直衝進圓圈內!

奇怪的是掌印在進到圓圈裡後竟無影無蹤了,隨後的一串掌印也飛蛾撲火般消失了。

「空間轉移!」

還沒有等吳敬子得意,豐嘉容突然出現在身前,隨之而來的還有那周圍的無形領域,他也被籠罩在了其中。

「回暮!」

吳敬子感覺時間慢了,

很慢很慢!

慢到手指都都動不了!

在這裏面除了釋放者本身所有物體都要遵守設定的規則,也就是說,他被靜止了。

在這領域球內,豐嘉容就是主宰,即使是同等地位的空間規則之力也是需要時間釋放的,只可惜在其中的吳敬子沒有辦法釋放空間了。

「師弟,你輸了啊…」豐嘉容一臉平靜,輕描淡寫的說道。他總是這樣,同門之時便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每一次切磋幾乎都能聽到這句話,看着自己的師兄就像是巍峨的山,始終跨不去。

吳敬子雖然身體動不了了,但是意識還可以繼續思考。

這就結束了嗎?

我已經輸了多少年了啊,難道就連這最後的生死之局也要如此么…

苦修兩百年的一身修為,一百餘年才摸索出的空間規則,歷盡萬苦鍛造的絕世名劍…擁有這些還是無法超越他么?

不甘心…

不甘心啊!

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