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爺進城》[祖師爺進城] - 第4章 現代!科技與修行

這裡是林城,北方的一個小城市,正值夏天,炙熱的太陽烤着大地,讓人喘氣都覺得有些困難,偶爾的微風拂過便是一種片刻的享受。

周易行上身半截袖下身小短褲,正坐在網吧電腦前玩雲頂之弈,手上的大蒲扇搖來搖去,卻還是熱汗涔涔。

「網管!來一罐冰可樂!」

「好嘞!四塊錢!」

「知道了,送過來!」

網管拿着一罐可樂放到周易行面前,後者目不轉睛盯着屏幕,一手摸到可樂拉環,

「噗呲!」一聲,

咕嘟咕嘟仰頭就幹了,喝完還打了一個長長的嗝兒。

「哎,我看你這校服…你是林靈一中的學生吧?」網管打量着眼前這個少年。

五官不算清秀,但有些成熟,一頭長髮梳在腦後沒有紮上,給人一種頹廢的感覺。

「嗯…是,林靈一中的,怎麼了?」周易行也沒太在意網管的問題,依舊盯着電腦屏幕漫不經心的說。

「沒什麼,只是我妹妹也在林靈一中上學,對校服比較熟悉,現在應該是上課時間啊。」

「這還不明白?逃課出來的唄…」

網管不再搭話,他對這種上學逃課出來瀟洒的學生不抱什麼好感,年紀輕輕,不好好學習以後有個好出路,非得花着家裡的錢浪費時光,到最後一事無成。

網管搖搖頭,回到櫃檯盤坐修鍊去了,他是一個靈修者!

靈士巔峰的實力,似乎已經快觸摸到瓶頸了,日後也會晉陞成為靈奕級靈修,在這個世界之中,科技與靈氣共存,兩者保持着一種非常微妙的平衡,互補缺漏,取長補短。

社會上劃分成兩大類:靈修和普通人,普通人正常上下班工作,無形之中帶動科技發展。

靈修則是另外一條截然不同的路,他們上和普通人不一樣的學校,這種學校是專門用來教修鍊方法的,吸收天地靈氣強化自身。

普通人不是想當靈修就能當的,這看的是其中的機緣以及天賦,嬰兒在出生之後會開始受天地靈氣和元素滋養,然後在體內留存,待丹田氣海發育成長,差不多16歲時就可以激活脈絡,與元素共鳴!

而那些天賦不好,遲遲沒有激活脈絡的就成了一個普通人,以後若是腦力足夠,做出科技的貢獻也是不錯的。

林靈一中,全林城首屈一指的靈修高中,這所學校只招收那些靈修者,周易行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看他的樣子,好像完全跟好學生不掛鈎,反而是更符合小混混學生的形象。

「網管,下機!」

周易行走到櫃檯付了錢,轉身出了網吧。向自己家走去,他在褲兜里摸出一包煙,拿出一根叼上,手指一伸,指尖就冒出一絲火苗將煙點燃,青煙徐徐飄散。

靈修者在經歷16年左右的元素滋養,就會有一種元素與自身最為契合,在以後的修鍊里就可以駕馭這種元素,由此可見,周易行可以控火。

周易行今天並不打算去上課,因為也沒必要了,他的成績在班可是十分穩定的,每次考試都穩定在倒數前三!

按照學校的規定,只要是考試分數沒有超過及格線就算一次記過,連續記五次過的話就會被學校開除!

周易行已經四次了,過三天就是月考了,自己的學業生涯或許也就到此為止了。

等被學校開除後,周易行都已經想好了未來的規劃,在中心廣場的夜市裡擺個燒烤攤,賺點小錢維持生活。

周易行也不是沒有想過努力,可是努力也沒有用啊,自己體內的火元素很弱,元素弱就會影響到戰鬥力,這是先天不足,不是靠努力修鍊就能解決。

老天爺給了我這一身修鍊天賦,卻讓我只能在夜市裡擺燒烤攤不用取火…

周易行叼着煙,自嘲地想。

走着走着,走進名叫洪德小區的一個居民樓,破敗的樓衚衕,風箱掛在牆上,蜘蛛絲遍布,電線裸露在空氣中,這裡的每一處都讓人腦海中想到一個詞:爛尾樓!

在衚衕的盡頭有一個不起眼的小鐵門。

周易行開門走了進去,裏面一片黑,摸索着走幾步又找到一個門把手,掏出鑰匙擰開了門,在門口旁邊摁下一個開關,燈泡亮起,照亮了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個地下室,陽光照不進來,一張木桌,幾張舊沙發拼在一起,老式海爾冰箱擺在角落,幾個簡單的傢具告訴來到這裡的人這是客廳。

這小破樓坐落在城市的邊緣地帶,在這小破樓的下方,這間地下室,就是周易行的家。

周易行將身體摔在沙發上,目光獃滯,微風忽起,周易行又吸了一口煙,嗯?

煙頭滅了?

這是什麼情況?

風?

地下室怎麼可能有風?

下一刻,周易行來不及思考,就被眼前的一幕嚇傻了。

一條漆黑的裂縫突兀地出現在眼前,絲絲蛛網般的裂痕蔓延到屋頂,如果不是這個裂縫,散發著一種詭異的氣息,周易行甚至覺得是自己眼睛出問題了。

這踏馬是什麼?!

面前的空間裂了一個大口子!

為什麼會有一條漆黑的裂縫出現在我家啊!

周易行嚇得從沙發上彈起,緊張的後退了幾步,眼睛依然死死盯着裂縫,對於未知的東西最好保持警惕。

下一秒突然有一隻手從裂縫裏面伸出來,周易行嚇得一哆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見那個從裂痕裏面伸出來的大手滿是皺紋,揮手抓住冰箱,一用力將整個身子都抽了出來。

周易行有幸看見了這個世界最珍貴的一幕,他親眼目睹了一個從時空裂縫裡走出來的人,一個活生生的人,也看清楚這個人的模樣。

那是個老人,蒼顏白髮,一身白但不整潔的長袍,上面還有道道血痕,觸目驚心。

周易行狠狠的掐自己的大腿肉,想證明自己正在做一個夢!

媽呀,這啥情況啊?!

可清楚的疼痛感回答他這是現實。

白袍老人也注意到周易行了,不怒自威的目光打量着他,多少有些發怵。

「喂,小子,告訴本座,這裡是什麼地方?」豐嘉容開口道。

周易行顫顫巍巍的回答:「這…這裡是我家…」

「那我再問你,這是哪兒?」

「林城…」周易行覺得說得有些少便又補充道,「洪德小區,三單元樓的地下室。」

眼前的這個老人一定不是個什麼善茬,那種恐怖的裂縫應該就是他搞出來的。

周易行暗暗告誡自己,要順着他的意思來…

豐嘉容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你敢騙本座?!」

周易行大驚失色,連忙說:「我說的都是真的,老先生一定要相信我!」

「那為什麼我從來不知道大黎還有這種名字的地方?」

周易行聽得一臉懵逼,大梨?這老頭說什麼呢,不會是精神病吧,還特么本座?修仙小說看多了吧…

可是…誰能告訴我剛才的出場方式又是什麼情況?!

他究竟是什麼人啊?來幹什麼?

「你還有什麼話說?」豐嘉容眯眼道。

「老先生…這兒不是大梨!」周易行只能這麼解釋了,不然恐怕會被一巴掌拍死,他能清楚得感覺到老頭深不可測的修為。

豐嘉容沉思:「原來如此,看你的面容也是同族,那麼只有大黎的附屬國北寧國符合這個條件了。」

周易行連忙附和,「對對對,老先生說得對,這裡就是北寧國。」

周易行心中腹誹,這老頭真是個精神病來的啊,還是一個修為不低的精神病?!先順着他的意思來,然後再打電話給精神病院,讓他們趕緊把人抓回去,出來傷人多危險…

「我叫周易行,是這北寧國的居民…」

「哼!」

周易行正滔滔不絕的忽悠就被一聲冷哼打斷,「小子你以為本座好騙?!」

豐嘉容一手撫須一手負於身後,眼神不中散發著威壓,無形的壓力讓周易行幾乎無法呼吸。

「老先生,這是什麼意思啊?」

豐嘉容不急不緩的說道:「你身着異服,不穿長袍,不束髮,根本不是北寧國的,本座詐你一詐你就露出馬腳了!」

「其次,你的家四處避光,連窗都沒有,本該黑不見五指,現在卻如白晝一般,原因應該是頭頂的法器,可我從來沒有見過或聽過這種東西。」

「周圍的一切在我眼中都太陌生了,小子,你究竟是誰?這兒究竟是哪裡?」

燈泡?他說的是燈泡嗎?

周易行急道:「我說的都是實話,你為什麼就是不信!」

「不說?那就留不得你了!」豐嘉容臉色陰沉起來。

周易行一看這老頭油鹽不進,自己好心好意的告訴他,他不但不領情還要滅口!狗急了還會跳牆呢!

給我逼急了也不會讓你好受!

周易行退後兩步,體內靈氣周轉,雙手燃起橘黃色火焰,抬手便對豐嘉容攻去!

豐嘉容一瞥,眼中不屑,「納氣境?呵,不夠看!」

只是簡單的一揮袖,一股強大的靈氣旋風般的撲向周易行。

只是一瞬間,周易行手中的火焰就像吹蠟燭一樣熄滅,而本人向後倒飛砸在牆上。

我靠!這老頭果然厲害!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過,沒想到我渾渾噩噩十八年,還沒有開始真正的人生呢,竟然要在自己家被殺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