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爺進城》[祖師爺進城] - 第7章 鬧事!學生會

來到食堂,學生們規規矩矩的排隊打飯,即使人數很多卻也不顯得擁擠。

「喂!你要吃什麼?」劉顏轉頭對身後的周易行問道。

「嗯…紅燒肉吧,再來八兩飯!」周易行心裏竊喜,這妹妹人真好,蹭飯不生氣,還要幫忙打飯,寶藏女孩啊,以後一定要多蹭你幾次。

「知道了。」劉顏詫異地看面前這個人不懷好意的笑容,只覺得一陣陰風吹過。

她剛想把自己飯卡遞給周易行,想讓他順手幫自己的飯也打了,秉承着請客就欠一份人情的理念,幫忙打個飯,不過分吧。劉顏心裏打算着。

結果就看到他直接找了一張空桌占上,朝這邊揮揮手,意思是就坐這桌了。

小千金直接被他的操作看愣了,不…不應該是我坐那裡等你打飯嗎?

你有沒有搞錯?哪有請客,還要幫別人打飯的?

你這不是反客為主嗎?

這厚臉皮還真就是不客氣!

「厚臉皮厚臉皮厚臉皮…」劉顏嘟起小嘴小聲嘟囔,一手端着一份餐盤,走到飯桌旁邊,歪歪頭看着周易行。

心裏想小聲詛咒他,能蹭飯蹭到這種境界的…你還真是頭一個。

可憐一個女孩子,請客還要幫他打飯。

她略帶激動地將餐盤敲在周易行的桌前,還在望天兒的周易行回過神兒,面露喜色拿起筷子就埋頭苦幹,大有風捲殘雲之勢。

「還給你加了一隻鴨腿,別噎死你!」劉顏正話反說,她倒是想看看周易行噎到時的表情。

周易行頭也不抬,吐字不清:「蟹蟹內昂,青窩刺范…」

沒聽清,乾脆不跟他說話了,劉顏夾起一根青菜送進口中,不緊不慢的嚼着,就餐文雅,大家閨秀的范兒。

周易行瞥了一眼劉顏的餐盤,心裏疑惑,「你餐盤裡怎麼都是素的,這樣不行啊,來,吃點肉,營養搭配均衡才行。」說著,將自己盤中的紅燒肉都夾給了劉顏。

「不用,我減肥!」劉顏回拒了周易行的好意,重新把肉夾回他的餐盤。

「欸?你不會是剛才生我氣了吧,我知道打飯這種事該我來,就是想跟你開個玩笑…」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劉顏急忙打斷他接下來的喋喋不休,「我可沒有那麼小心眼,我是真減肥,最近想少吃點,別自己腦補了好吧。」

「嘶…你們女孩真是的,身材明明都已經很好看了,就好像那減肥有癮一樣,停都停不下來。」

劉顏沒有回答周易行的話,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少年略微失神,不禁開口問道:「喂!厚臉皮,你今天早上沒吃飯嗎?餓成這樣!」

「額…沒有,昨天晚上倒是吃了幾串烤肉,可店裡就突然出了事,被攆出去了。」

他沒有把昨天晚上在**局錄口供的事情說出來。免得自己要解釋發生什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劉顏眸子閃動,這個厚臉皮也不容易呀,有上頓沒下頓的。

多年前時候認識他時還是個陽光男孩兒,對別人關心照顧,可現在,照顧自己都是個問題。

這時,附近一張桌子邊上突然聚集很多人,來勢洶洶張口就罵!

「許令!你踏馬P眼是進食的嗎!不會看看自己幾斤幾兩!敢動我的兄弟?」帶頭的老大一身棒球服,和周圍的紅色校服格格不入。

周易行也是塞飯塞到一半,聽到這話,全噴了出來。

對面的劉顏:「!!!」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周易行大驚失色,連忙伸手想幫忙摘掉她頭上的飯粒。

卻被她紅潤如玉的手給打得縮了回去。

周易行心裏嘆道:完了,生氣了…

周圍吃飯的學生聽到這話臉色難看,怒目相向!

更何況,被罵的人…

那張餐桌本來正在邊講笑話邊吃飯,可現在臉直接黑了,筷子一摔,就跟開口國粹的那幫人剛起來了。

「胡強,我看你是沒P擱摟嗓子,那個賊眉鼠眼的就是你兄弟?他欺負我高一的老弟,我大哥打殘一隻手已經是給你面子了!」

說話的人也是一個粗人,張口就罵,那是絕不含糊。在祖安的段位也得有個大師。

但他卻不是那張飯桌上領頭的。因為他口中還有一個大哥。

飯桌上有一個人還沒有站起來,神態自若,完全沒有在乎眼前這火藥味攀升的局面。

那人緩緩站起,他看起來文質彬彬,頭髮漆黑如墨,髮絲垂到耳根處梳了一個三七分的髮型,戴黑半框眼鏡,身上的衣服是純黑色的。

很明顯他是餐桌這邊領頭的。

周圍的人駐足觀看,內心有些激動的看着兩幫人對峙,剛才憤憤不平的怒氣也有所消減,取而代之的是吃瓜心理。

「我靠!高二七班的老大許令和二班的老大胡強要打起來了!」

「不會吧,不會要在這裡打吧,這裡打起來動靜可就大了。」

「聽說兩個人都已經突破靈士七段了,上次在校榜排名都在前三十啊。」

學生小聲議論,關注着兩人接下來的一舉一動。

林城學生大都坦率魯莽,這種情況很大概率打起來的。

可以說,就算是靈奕級別的靈修說了胡強的那番話,食堂的同學都會一哄而上,先打他兩拳。

一來是因為大家和胡強大都相識,也不好意思直接發作。

二來是因為接下來馬上有一場好戲,在沒鬧出人命的前提下他們還是很樂意吃瓜的。

但是在校方眼裡可不是這樣的,這裡是林靈一中,學生無一不是靈修者!要是把一拳碎石的力量用在衝動和打架上,是多麼危險的事情!

校方絕對不允許有同學內鬥!於是…

「都給我閃一邊去!」有人大喝。

眾人齊齊看去,又有哪班的老大幫場子了?

只見人群中擠出一條道,兩個戴着袖標的人走來,一男一女,男生氣質不凡,女生亭亭玉立。

不同於其他人,兩人不穿校服,服裝很考究。

「學生會的?!」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