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許你一生》[不再許你一生] - 第二章 一如當初的心動

江司凌身體驟然一僵,昏暗的光線下,臉色冷得駭人。

「時染,你在找死!」

她當然知道她在找死,當年她母親領着她投奔江家時,她第一次開口叫哥哥,便被他冷漠的拒絕,他說:「你跟你媽一樣,讓我覺得噁心。」

靜謐的空氣里充斥的曖昧氣息被火藥味代替,時染的手腕被捏得生疼,感覺快要被捏斷的時候,江司凌終於起身離開,狠狠摔上了房門。

世界瞬間安靜了下來,時染躺在床上猶如沒有靈魂的布偶,身體上的疼痛遠遠抵不上心裏的痛,有些人,從一開始,就被埋進塵埃里,如此卑微的起點,彷彿看不到盡頭的黑色甬道,每走一步,都是煎熬。

良久之後,她才起身走進浴室,將一身的疲倦洗凈。

當年她母親絕症,走投無路帶着她投靠江家,她始亂終棄的父親至死不管,母親沒辦法才想到青梅竹馬的江父,沒想到促成了江司凌的父母離婚。

江司凌的母親撇下年僅八歲的他一走了之,了無音訊。

第二年,她母親病逝,沒想到接踵而至的是江司凌的母親也在他鄉病逝的噩耗,母子倆最後一面都沒見上。

他把這一切歸咎在她們母女身上,她這個沒人管的孤兒,也不得不被託付給了江家,這一晃,就是十九年,直到三年前江父去世,江司凌出國,這一切,似乎還沒有畫上句號。

從床底下翻出賬本,蜷縮在床上細細端詳,從三年前江司凌出國時,她就開始縮減一切花銷,抓住所有能賺錢的機會,這三年,存下的錢都一筆筆記在了上面。

快了,還有十萬,她就能把這些年江家養育她的錢都還回去。

除了錢,別的方面,她欠江家、欠江司凌

猜你喜歡